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好野法蘭西(續)

有人批評:法蘭西人罷工阻路,妄顧公眾利益。
要評,很簡單,先撫心自問:罷工人士的反對理據,是否站得住腳?
如果連道理都站不穩,就罪歸罷工,沒什麼好駁。
然而,假如罷工的理由的確站得住腳,那麼某某就是以個人的方便、利益凌駕群眾的公義和道理。我不是一個moralist,當然無權要求某某一定要為群眾牺牲自己,可是"沒有人是孤島"這金句,永遠噹噹響。
最後要談罷工人士的手段:你說他們暴力?我贊同,是暴力,但它至少不是為傷人而傷人,為殺人而殺人。傷及無辜,自有相關法律制裁涉案者,自有良心去譴責當事人,不足以、亦不應該否定整個運動的目的和精神。何況在很多情況下,挑釁者往往是手執警棍、自恃勇武過人、維護秩序捨我其誰的政權。他們自信暴力獨家,神又係佢鬼又係佢,既要用暴力去鎮壓,又藉對方的自衛和還擊來抹黑。
作為反抗的一群,作為手無寸鐵的一幫,對方的拳腳相待,有時遠比自己的聲嘶力竭更有效,更能牽動群眾鋤強扶弱的義憤。投身社運,不應訴諸暴力,但亦不用怕對方施予暴力。抗爭從來不快樂,受打受壓意料中事,一個愈躁動的政權,是社運的摰友。

當然拳腳下來,觀望的群眾會義憤填膺還是噤若寒蟬,這是後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