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好野法蘭西

論民主,除了民智要開,亦要人民真心相信群眾的力量,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觀乎法蘭西百萬遊行大罷工,先不論群眾要求什麼理據為何,百萬法蘭西人敢於、願意走出來,跟政府來個曠日持久,證明法蘭西人終歸文明:相信自己,相信群眾,明白利益不單純談個人,更講集體 - 集體好,個人就會好,沒有人是孤島。
在一個深信個人繫於整體的民族,個人會樂意投身群體與政權的抗爭,不止於純粹發泄發呻的噪動,而是真正迫對家屈服求變的運動。
反觀港人心態,執迷個人利益,不信集體公義,永遠孤島。我們不信政權,更不信群眾﹔一旦牽涉群眾公義或集體利益,大部分人不是坐山觀虎妄稱審慎,就是不屑一顧妄談大局,明明公道在己,都為不要亂不要嘈,"顧全大局"﹐未爭先退,未打先輸 - 大局早就由小數人打骰,用得著你去顧 - 期間還有不少人乘亂赴逆,藉勢表忠攀附,助紂為虐。
一語貫之,在香港,大部份人都只想用自己認為最合適的方式﹐為自己爭取最大的權益/利益。我們寧願改變自己順應時勢,都不敢將個人利益押注群眾的團結力量。結果任何的不公,都"昇華"成大自然的強食定律﹔任何的不義,都視為低下階層的必然命運。你只能自求多福,自怨自久,但萬不得歸究政權,甚至妄想改變現況 - 因為要搵食、享樂,有錢就有尊嚴,有權力投靠就有庇蔭。為了當下剝削所餘的少許,我們樂意犧牲配得的更多。
分而自之,將團體打散為個人,高舉生存為先(但只是BARE SURVIVAL) ,極權統治從來如此。一旦你將權貴的欺壓歸究為自己的不幸和必然,然後甘心代代屈服於不公的遊戲規則,指望鱷口偷金日過一日,勝負,早分。

2 則留言:

xcabbie 提到...

do it, write your book and complete it, in the name of justice; equality and freedom..., people are so deceited, yes, even between brothers and sisters; husbands and wives and in-laws and cousins, it's getting quite pathetic, really, take it from a real pathetic victim. Or, am I just another blabbering fool?

富貴鐵雄 提到...

http://lunaomilunaomi.spaces.live.com/blog/cns!FC2CA04884F10543!1935.entry?sa=25835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