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7日 星期日

難難難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正正是人人都以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斯人,又或只信某某是獨一無二的斯人,以致運動不是四分無裂,就是大腦歸公。

更何況大部分港人個人主義特盛,無所謂共榮共存、唇齒相依之價值觀,漠視、卑視集體公義/集體行動。極富一群,聚首剝首分贓﹔極窮一群,精神為維生磨滅殆盡,餘下的大部份中間人,不是但求日過一日,就是謀求自保,一心盡快脫離受欺壓的一眾,甚至是躋身助紂為虐鱷口偷金的一群。有錢,就有自由,就有尊嚴,要走就走,無須肉搏訓身。是故社運不過為小數義憤填膺、多數趁墟發呻之舉,一時一事可以,更絃易幟困難。

當然還要考慮對家天羅地網,有安插有臥底,煽火點火得,鼓吹消極主義亦得,曲線爭取更行 - 很奇怪,何解永遠只有對方派人潛伏民主派,卻無有志/有識人士臥薪於對家、嘗膽於建制,攪"破壞"?

對家之另一法寶,就是在上者形象討好,兼善用中國人急於吐氣揚眉及急功近利之心態,打造吹氣盛氣。後者功效不用多說,前者形像討好,令在下的群眾即使跟暴吏朝夕相對受害切膚,都會幻想在上者其實體恤民心、為國為民,妄想百忍成金。因為有對在上者的無限憧憬及一廂情願的體諒,再加上現實利益的考慮,以及振興中華的亢奮,對家也就牢不可破。

策略再多、信息再好、真理再真,一日人心不變,一切都是徒言。只是為著千秋,人生在世匆匆,再難也得為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