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威瑪?

對於威瑪共和之潰敗,小弟亦不妨獻醜。
威瑪之潰敗,源於戰勝國故作大義澟然,在帝國的殘骸上締造民主體制,但它們另一方面又出於私心或仇恨,急於討天價的債,摧毁威瑪的經濟,支解威瑪的領土,使政局長期處於一個左右黨爭的混沌狀態,間接讓群眾投入極端民族主義的懷抱,循民主體制榮登大寶。
香港會否淪為威瑪?不好說。香港會否出現威瑪時代的動盪?很渺茫。
何解?因為香港人只有個人主義,欠集體意識。換句話說,香港人只會致力令自己脫離被欺壓的一群/躋身欺壓別人的一群,而不奢望藉群眾的力量改變大勢。對於群眾運動,港人抱有過盛的犬儒思想和失敗主義。
更重要者,港人今天當真受壓不夠,只要剝削影響不到他的聲色犬馬高尚生活,只要社會仍然有言論自由讓其發呻,只要當政權貴的勾結剝削仍然依循既有遊戲規則,不明目張瞻,香港人再介意,都只會視之為現實之必然。
香港人的問題,就是他執迷個人的面子,卻無視集體的受辱。
香港人受辱未夠,相比威瑪時代的德國人,不過九牛一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