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雜思一籮

對反智視若無睹,是反智之極致。權力失衡,反智落在強的一方,就是明智 -慘得過你吹佢唔脹。

中國人的問題,就是太依賴領導的英明神武,亦一廂情願地以為領導心繫萬民。就算明明領導庸碌無能,大部份人都只望領導會有日忽然撥亂反正,或者求捱得到另一個明君降世。明乎其實是國不可一日無君,哪怕他是絕頂昏君。
中國人從來信人不信制度,亦只求當一家而非一國之主。

投訴之都?香港人的投訴﹐有理既,總會有﹔推卸責任既,亦不少,更多是詐嬌和發泄,就係要話俾你聽我唔gur,我巴之閉,搵著你受靶,係你黑仔。我係投訴,但我唔會付出任何,改變什麼 - 大佬,我出口就緊係你出手架啦!
嘈左就覺盡晒責任做晒野,這就香港民主等運到的主因之一。

一世人最有"男子氣慨"個刻,就係一鎚車埋落個女友度,繼而一鼓作氣咁跳樓,香港既少男/男士真係…

泛民想要在政制上有所突破,但又執迷於遵守一套擺明針對自己的遊戲規則,再加上普遍港人先天消極被動,這就註定泛民永遠只能反對,無力議價。說民主,你緊佢唔緊,泛民無力迫使對力妥協,自己讓步又要孭上出賣罪名,清十次黨都無用。
既是潘金蓮,何必扮秋瑾?

在香港,仇富不是真的仇富 - 這是無法致富的一群,在怨恨自己的無能和無運,仇富是表面,恨己是真像,是嗎?

對某些人而言,
思考是一項苦差,甚至是奢侈。
沉迷猜度別人心思,
計算個人的利益,
就是他們大腦的唯一運動。

解會有民粹?因為群眾只求有個傀儡,而被選者亦甘願當民意的傀儡。
民眾要明白:你選了某某,就要容許某某有獨立思考、主觀判斷、安心使用個人識見的餘地,你是授權,不是操控。
有良心的從政者,有志捍衛民主的人,應該是民粹SWORN ENEMY,有對得良心,對得理念,但又忤逆民意準備。

地鐵廣告大大隻字"豐胸 女人的幸福",咁"壯陽"唔通就係"男人的榮寵"? - 仲有一個廣告,不知名姐仔心口橫開,隔離一句tagline"天造曲線",假如真係 天造,駛咩搵你塑身?應該裸埋佢豐胸前嗰幅相,前後對比﹐就咁tag句"開天 闢地"、"移山填海"、"板塊移動"、"疑幻"移"真",仲啱!
(唔好問我點解淨係留意到d豐胸廣告)
香港真係咩都可以有得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