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3日 星期一

留言,就是自慰

有人在網上論壇云:留言,就是自慰。

我認。

寫評論,從來都是精神自慰。

但我至少是對著公義、民主和自由等崇過理念而自慰,自慰的時候,不斷有聯想,有思考。

世上任何的理想主義者,畢生都是向著一個自信是理想的國度而奮鬥,理想,令他們有生存的目標,有鼓足幹勁,落手打拚的動力。每想到理念將成、理想漸到時,人都會不期然思想高潮,興奮莫名。

寫政評,在香港這個政治冷感的地方,註定慘情,恰如自慰一樣,只能讓筆者滿足思索、整理、推敲、疾書的快感。然而,即使執筆人目標純然為己,他心底到底還是暗自希望:自己的言論,多少能夠拼發出思辯的花火。

沒錯,就是因為我這等三流寫手,想以一己寡弱的精子,游走無遠弗屆的長長棧道,授精七百萬人的民主卵子,令民主成胎,理性成型。筆者自知身體孱弱,甚至不育,但仍願意繼續寫、繼續射 - 反正無得生,唔得表唔使做愛- 我是一個蠢男人,一個不願接受現實的莽夫,所以任人打壓、侮辱、看扁,我都到處留,到處流,授一個也好,半個也罷,只要能夠跟合適的精擦出火花,留傳自己一點理念基因,任其以後繁衍,總算是為過大夢想出力。

自慰,不是什麼大罪,罪最大的,反而是那些甘於冷感,或任邪惡糟塌、把弄的一群。我自慰,是為推續、推揚理念﹔他們獻身,是為了苟且偷生,淪落風塵。

一言貫之,就算IN VAIN,都要繼續做。

講完。

1 則留言:

浪子m: 提到...

寫得好! 大家都流著臭味相投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