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都是你的錯

911九週年,美軍在伊近九年,進退維谷,明謂撒軍,實則敗走。

不少人以歷年伊國平民之死傷,作為指摘反恐戰爭之主要理據。可是問題又來:若然伊國戰後死少勢盛,全民安居樂業,伊戰又是否成了正義之舉?

伊戰之問題,先為美國捏造證據,以先發制人反恐為名,暗藏霸佔石油資源之實,自恃兵盛,一意孤行,繼而過份低估伊國之複雜情勢,推倒壓場經年的候賽因,卻制不了遜尼、什葉兩派鬥爭,消弭不了聯合政府派系分歧,結果只得長年盤據當地,解放變霸佔,為伊人及阿拉伯世界反感、仇視,變相令拉登之流聲望日隆,激進鬥爭無日無之。

有問題,都未致鑄成大錯,畢竟國際政治實有較勁,出師之名純粹權宜,但美國今天之大錯,在於她無端挑起戰端,卻又偏偏摎了一個蜜蜂窩,只留下一個爛攤子,有點上世紀大英帝國退出殖民地的況味。有人指斥美國霸權主義惹事生非,其實稍為認清人性,就見怪不怪:觀乎歷史,美國人由開國之初殖民拓地起,擴張心態就根深蒂固﹔現在更為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要霸業永遠,當然只能繼續擴張勢力範圍,野心勃勃,自不待言,得勢不曉人,亦無可避免。不論是循武力、經濟或文化,帝國主義都是任何一等強國的必然蹊徑,沒誰可以一廂情願地望它有勢不使,有權不用,有力不張。

帝國主義既為國強之必然,政治講現實﹐亦殘酷,美國攻城霸地,無可口非﹔然而美國偏偏只有一般帝國放諸四海之狂妄,卻少了英國人對異民異種的理解及媾和。開國不過二百餘年的美國,就像一個發育正盛的小伙子,不知天高,只覺無雙,財富之鉅,令她敢於魯莽﹔實力之盛,讓他不屑後顧,結果以後的歷史- 尤其是冷戰時代的美蘇抗爭,就是一個谷精上腦的少年在亂磞亂跳,亂衝亂撞,天地最強但有人惹我?必然跟你放手死過,最後就一國攻城萬骨枯,枯到人家的家門口。

狂妄的背後,除了有實質支撑,亦有理念的驅使。由始至終,美國所自豪的政教分離,不過痴人說夢。她一直都是一個以基督教主導的國家,in God we trust。既在世界之顛,就自信會有神靈護體﹔自信自己神靈護體,就認定自己是人間伊甸,是上帝在地之代表,一舉一動,皆是代天巡狩,履行神的旨意- 這正是反恐與聖戰相連的主因。美國自二戰經濟騰飛以後,從不羞於在全球用武佈武,與自信是人間唯一的驅魔人,不無關係。

自信代天巡狩的結果,就是認定自己身在恐佈人間,周遭都是敵人。神魔大戰驚天動地,自然就不容鬆懈,必須時刻謹慎 - 是故美國特別易驚、躁動。越戰時期的所謂骨牌效應、蘇聯乃邪惡帝國等煽情理念,都可輕易挑動、驅趕群眾歸位,尚武用武。零一年九一一襲擊,更是進一步確認美國人對異類、外界的潛在恐慌,憤怒迅間爆發,非代天巡狩、予以天譴所不能仰止 - 而她偏偏忘了自己的過去,以代天巡狩包裝私利野心,正正是今天受襲的肇因。少數人的冷血襲擊,令全體美國人都能乘機為自己歷任政府的劣行卸責,將之一切歸究異類野蠻、兇殘上推,而忘記自己的過去,正是對方兇殘的溫床。

對世界各國而言,美國起首專捉拉登入侵阿富汗,縱無何奈何,都異議寥寥﹔可是美國後來打獵心起,一心混水摸魚,打蛇隨棍地在中東插旗,拉幾許摯友下馬,就成世界公敵。反恐戰爭,可以出師無名,但絕對不可以踉蹌敗走。倘若美國進駐能為伊人開新局,民主未見但有穩定發展,美國尚能夠以end justifies means,不至慘澹如此,要孭了一輩壞名。其實對於一些在自家土地飽受凌辱的種族而言(如科索沃),美國這個世界警察,一直是救星。畢竟帝國主義無可避免,美國霸權尚以信仰為本,總勝過遠東某國的銅臭霸權。即使兩者同樣利字當頭,至少前者當真或為輿論所牽、或為民情所右,必要時上前牽頭,救得了幾條命。只能怪這世界警察太過幼嫩、單純、魯莽、愚昧,不識世界的複雜紛陳,肆意妄為,攪串了party,傷了身,砸了屋,酩酊大醉,拍拍蘿袖走,一地蘇州糞。

世界的不幸,不是因為有世界警察,而是有一個連學堂都未畢業、心頭太傲、使命感又歪、混淆私心公義的新丁。巡邏地球,不過撩是鬥非。

1 則留言:

Martin 提到...

雖無礙全文論述,但911九週年真的不是入侵伊拉克九週年,或是美軍在伊九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