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寧失領土百畝,莫動政權分毫

日本由過去默許右翼團體在釣魚台興建燈塔,以至今天扣留中國漁船船長,手段永遠一步到位,兼且先撩者勝 – 勝在一直實質控制釣魚台﹔反之,中國之所謂層層遞進的外交行動,卻總是隔靴騷癢,雷大雨小。對日的克制,反成對保釣同胞的壓制,使群眾由起首的反日,變為反京對日之窩囊。
不論北京有多少經濟或外交牌,事實就是日本繼續控制釣魚台本島及鄰近水域,六壬再扭,都永遠只能淡化衝突於一時,無解決主權於永遠。筆者好奇:何解永遠只有中國船隻衝進釣魚台水域而為日方所阻撓、扣捕,卻從不聞有日本船隻曾經游走相同海域,給解放軍扣留問話?是出於日本當真自律克制,還是本國海軍從來不曾認真巡邏這同樣神聖的領土,甚至不敢警告、扣留日船,令同胞總是身陷異國囹圄?
但凡牽涉領土主權問題,總有人會鋌身而出,鼓勵大家冷靜面對,要以大局為重,但什麼是大局?說穿了, 大局就是 “寧失領土百畝,莫動政權分毫”。任何本土群眾運動,不論議題為何,都必須是國家專營督辦,免得群情反噬,領土爭不回,政權就先被拖垮。群眾可以保釣,但必須是張聲作勢的棋子,受政權控制、調度,跟足調子 left or right,否則就是壞大事。就算東亞病夫的牌匾送到自家門口,沒有書記下令,牌子你碰都不能碰,怕你義憤難耐,跟來犯者扭打起來,給對家藉口誣蔑,破壞大局。
所以溫總說得真對,就算是我們窮的時候,我們也是鐵骨錚錚 - 就任日本人左一棍右一棍打下來吧! 沒首長命令放行,我們鐵骨錚錚,一定受得來,捱得痛﹔可是若然對方用力太過打斷了手,這些後果就要他們自負!
坊間有人故作中肯理想,稱反日不理智,會破壞穩定。但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要批今天反日保釣情緒之高漲,倒不如追究當年國共兩黨內鬥送禮予人,批過去中國政亂綿延迫得要仰人鼻息,責今天政權依然執著一時之方便和權宜,猥自屈枉,一味被動,迫得有血性的同胞忍無可忍,要自發組織表態,到頭來還要被政權監控打壓,賊喊捉賊。領土主權,從來不容退讓,就算所謂合作開發,主權爭議總不能無限擱置 – 何況日人已經起塔封艇?要解決紛爭,不是兵刃相見,就是國際法庭見。今日日本的肆無忌憚,就是明顯不容中國韜光養晦,一於霸王硬生弓,生米煮熟飯,他日回頭再看,中國今日的理性,是短暫,是權宜,是愚昧﹔日本的粗暴挑釁,是老謀深算,是步步進逼,是明智之舉。今日的 “施壓”,總不能一如以往,只求迫日方放一船長,只求爭論又消弭於一時 – 因為主權從來零和,任你以後循何途徑解決,今天總得要先行佔據有利位置,駐軍佔地。南韓能,俄羅斯也能,為可偏偏就是中國不能?娘子都給擄到老遠去了,你還留在村裡拿著結婚證書,逢人說她是我髮妻,是我明媒正娶。現在連黃婆都說娘子是西門官人,人家拜堂成親成洞房,你這武大郎還壓在籮籮擔挑,說不能搶她回來我呀,因為去搶就隨時連燒餅都不能賣,生活成問題呀。武大郎妄想振夫綱?貽笑大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