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6日 星期四

殺校不如殺學位

一為神功,二為弟子。小班教學,既為兼顧萃萃學子,亦為應付超額教師。
觀乎現況,港大、中大及教院學位中門大開,畢業者眾﹔任職他行或從外國回流者,見市道晦暗不明,為教師薪準穩定所誘,紛紛願意豪擲一年,修讀教育文憑。無奈飽山從來只有一個,眼見收生長遠不足,殺校遲早手起刀落,已經搖搖欲墜﹔何況還有來者浩浩蕩蕩,前仆後繼 - 學生就是這麼多,任你再拆細八份十六份,任你投放更多資源,求職者眾,根本消化不來。
現時常額教師足襟見肘,有教席者尚且要面臨殺校,而合約教師更加只能年過一年,不但常額教席遙不可及,失業風險更時如影隨形,教育熱誠必減。若干遲來上灘者,不少明明具備碩士、博士資格,亦又偏偏因教席欠奉,無奈從事一些所謂教學助理的零碎工作,半憧憬半迷茫,資源重錯配。在職者絮務繁重,但又朝不保夕﹔後來者無力踏足,熱誠徒言,做老師做得如此意興闌珊,日過一日,任教學施任何大法,洗多少錢,能濟何事?
教師入職門檻一日持續偏低,社會發展一日有欠明朗,教師一職,依然會被視為救生水泡,人人趨之若鶩。要確保教育質素,既要得其法,更要得其人。要小班教學不致淪為消化求職的工具,殺校、縮班是難免,但 “殺人”/“殺(學)位”也是關鍵 – 減少各大院校的教育課程學額,提高在職者修讀教育文憑的要求,另以申請人的相關工作經驗、年資、理念、語言能力作為考慮之重點,去蕪存菁,控制新力軍的質與量,小班教學才得以發揮至豐,學生才可得到有質素的教育。
求職者可以無限多,但班不能無限縮,錢不可以無限投。教不得其人,不論三三四還是小班,都挽不了全局。一語貫之,教育,不是單純人力資源分配的問題,是關乎民智之賢愚、經濟之盛衰和世界的競爭,是萬世之事,非一時之權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