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當優皮成了皺皮

古時(即約莫數年前)的優皮,都成了今時今日皺皮/磨皮一族。
沒錯,一聽優皮一詞,人人必然想起一幫事業有成、身光頸靚、夜夜穿梭酒吧D場的年青才俊、有閒階級。
他們深醉於穿越人群、左右逢源。
每逢夜闌人靜,節目淍零,他們又會循例椅欄醉酒,慨嘆心靈空虛,直到友人呼召之時,他們就依例頓悟,體會到人生得意雖盡歡的大道理。
因為目空一切,愛情對優皮而言,頂多只是點綴和安慰。承諾、責任這些詞匯,太grand、太rigid,太restrictive,簡直是自尋煩惱、自討沒趣。
你問他/她何解不跟你結婚,對方會耍手擰頭,說不願太早受鎖死,大家都應該有些自由空間。反正人在你身邊,何必要流於山盟海誓的形式。你說他不負責任?他/她會說今日未知明日事,與其貿然同你共赴連理,倒不如任你話他/她飛鴕無尾,這才是責任。
再者,本來就無腳,你送雙義肢給他/她,要他們揹更多東西,人都飛不起,他/她哪會睬你?
不過,你放心,時間是你青春的敵人,同樣會是你長情痴心的朋友。年紀,始終會逐少逐少地將他/她身上的羽毛連根拔起。假如你肯等肯忍,將對方扣在你的手心,始終有日都會鳥倦知還,你會修成正果。
當然,這是你個人意見。
年青時無腳的雀仔,今日都變成走地的公雞母雞,上半生由床過床,今日就想平心找個安樂窩。問他/她為何動極思靜?他/她會對你相視而笑,臉上泛起一幕無奈。指間的銀匙,在茶裡捲起淺淺的漩渦。
“仲後生咩,人紿終要靜落黎,安安份份。而家個人心血少,無魄力,受唔到刺激,亦無本事尋刺激。”
他/她凝望著眼底的一抹紅茶,暗暗輕嘆。
旁人不了解,還以為他/她給人迫婚—即使不是被人迫婚,亦是被歲月迫婚。
以往連頭等車廂都不屑,如今連企位臥鋪都不介懷。
大家,不是謝賢:謝賢是神,我們只是普通人。歲月摧人,騙不到自己,更騙不到人。

1 則留言:

andy 提到...

"大家,不是謝賢:謝賢是神,我們只是普通人。"
講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