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moment of truth

特首說不投票。
政府花公帑舉行補選,特首不投票。
建制強調補選就是普選,
政府一向鼓勵市民行使投票的公民權,
但對於一個他們強調是補選不過的補選,他們竟然不投票。
如果一個政府可以因權宜而放迷棄投票的權利,
這可謂對民主的終極侮辱
以後憑什麼要我相信,
在上位當真有心為港人謀求真民主真普選
而非純粹表忠?
筆者從來不反對專業人士參與政治及制訂政策。
問題是
筆者反對專業人士以分贓形式
以一個造就特權階層,將全港利益局限小數短利的形式去參政
所以我支持廢除功能組別
香港的問題,
就是在上決策的,以外行領導內行,政務官僚不食煙火,多年來為僵硬制度愚化dumb down
而又偏偏認為立法會需要專業聲音,好協助施政,平衡各方利益
這是什麼邏輯?
民主的目的,從來都不是平衡各方的利益,更不是保障少數親政權者的利益
它是用來體現多數人的意見,保障絕大多數人的利益
將權力由wallet轉移到ballot
所以,我支持政府專業化,立會泛民化
所以,我撐公投。
香港人,請你明白
今日的特區政府,不會是以往港英政府的開明專制
特區政府的最大用途
就是如何暗地防止香港成為反共基地,顛覆中央
阿爺萬世,比你的福祉更重要
而阿爺能否萬世,又建基於可否拉攏商賈巨富法西斯
所以會有官商勾結
會有利益輸送
會對你一啖砂糖十啖屎
它不過當你一頭豬去畜養而已
就是要你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要你永遠只知求飽
不承認行將被屠的命運。

要說的,說完了
好好醜醜,香港人今回擔正大旗
勝固欣然 敗亦無礙
只要港人對自己坦白
不要任何好東西都妄稱香港精神
不尚民主的,就夠膽認
那麼大家就死了條心
一直托阿大爺大腳搵食,然後儲夠著草,然後大時大節身在異鄉,循例熱淚盈眶,慶幸祖國強大,中國人站起來了
忘記掉六四
忘記掉七一
但求苟延殘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