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背叛民主的猶大

如果掟蕉是有辱立會之神聖莊嚴,阻礙議事程序,立會主席曾鈺成背棄主席中立之承諾,就是對議會運作之褻瀆,對議員誠信之侮辱。甘為政府一時權宜而背盟棄誓,就夠曾議員引咎辭職。
上年三月,立會粗口事件沸沸揚揚,貴為民選議員的曾主席開前人未開之先河,竟為保護政府高官之尊嚴,主動建議限制民選議員可用之辭彙,已經嘆為觀止。今回竟稱主席無須中立,即暗示過去主理議會時必然摻有個人政見,瀆職已久。既然當日敢當主席,就該深知主席既有調導議會辯論、議員發言之大權,中立乃最基本要求。從來只聞議會主席會因私人理由、犯罪或失職而辭職,如英國上任下議員院長、工黨議員Michael Martin因處理議員濫報經費失職而退位,不曾有過因方便政府方案通過,棄兵曳甲。想保有主觀投票的權利,當日就不該戀棧主席之位﹔既是主席,就容不得你因政治方便而瀆職加辭職。如此輕蔑主席之位,如此扭曲主席的職責,顛倒是非,曾議員要成為立會的千古罪人,可謂當之無愧。
曾議員妄想政改通過,就能社會和諧,以為“拯救天下蒼生,捨我其誰?”,棄席保案乃光榮犠牲,可是他有否想過:治亂之源,其實就是政府這一紙假道伐虢的方案,借綑綁民選跟功能議席,借擴大立會為名,行落實假普選假民主之實 - 如果一七/二零當真有真普選,為何還在離 “普選”不過十年之時增加功能組別之議席?舉一例子:如果美俄兩國答應答應在十年之前栽撤一半核武,俄國卻偏偏在離死線不遠的日子增產核彈,誰信俄國有心裁核? 要社會真正和諧,一切得順乎民意﹔強行通過一個不得人心的方案,非但杜不了悠悠之口,更會激發港人的反抗,再度將港人跟政權推向敵我之邊緣,是真正為香港埋下地雷。
只有靠民意一錘定音,賴公投量化民意,政改先能順乎廣大民眾之意,而非滿足小撮掌權之私利。曾主席,不要以為你是香港的救世主 - 你不過是背叛民主、民意、誠信和立會的猶大而已。

1 則留言:

h 提到...

"如果掟蕉是有辱立會之神聖莊嚴,阻礙議事程序"

think about boston tea party
think about ghan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