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覺今是而昨非

覺今是而昨非

回想當日,本地民主抗爭餓過飢,茫無轉 向,得聞五區公投這破天荒的抗爭方式,確實霎時振奮人心。有志普選者如蟻附羶,將全副心力押注公投﹔一旦結果未符理想,失望程度可想而知。
再望曲終人散的今天,公投當日威風一時,後來卻純靠網上同道口耳相傳,塘水滾塘魚,頭威過之,尾陣欠奉。
公投忽略群眾運動之關鍵 – 情緒,無法好好利用公眾對曾班子之極 低民望,將民間怨氣化為選票,使公投鼓動成一個踩台曾蔭權的全民行動,結是令公投淪為死硬派及公、社鐵票的 “小眾”運動,有火煋煋,卻無法燎原。
事先予人茅頭直指中央之印象,令不少對中央有無以名狀之恐懼的人割鬚 棄袍。早早將目標定脅迫政府提交(而非接納)合乎民意之方案,講明決定權猶在中央任其可否,能化對家港獨之污衊,弭港人對犯上之恐懼。
政府杯葛,中央抹黑,土共恐嚇,團體阻 撓,帶頭浪費公帑之餘,更為政治權宜犠牲公民義務,亦確實嚇怕或勸阻了不少選民。
普選聯虛構磋商的希望,挖公投牆角,同室操戈,殺傷力大。經此一役, 泛民確實元氣有傷。不論是民主黨望坐收漁人,還是暗裡看扁港人的決心,泛民分裂,勢在必然。不過既然分裂早有,公投不過是讓分歧浮面,不過遲早。
然而 公投成敗的關鍵,最終還是港人有否認真看待自己的手上的選舉權,有否認清投票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義務,是對六四死難者及廣大同胞的承諾與償還。若云選 舉嘥錢、嫌票站遠、怨太多候選人眼花撩亂、厭參選人激辯時口沫橫氣,又何必要有選舉?何不求中央一國一制接管香港?又想揀,但又不想為投票花點心力及腳力,欠缺廣大民眾的自發及責任感,選舉只會失喪靈魂,有等於 無。
事後孔明容易,整裝上路是難 – 畢竟社運需要時間去磨練,儲足經驗,喚醒群眾。公、社兩黨眼下目標,該是來屆立會選舉,能否利用 公投一役進一步鼓動死硬派,繼而承認理性溫和的一群,向外招手,從民主黨手裡奪取泛民的主導,繼續跟政府周旋。是公社兩黨再道分道揚鑣,而暗裡一文一武一 好人一醜人,還是社民連要改弦易幟檢討手段,That’s s the Question.

1 則留言:

k 提到...

the quality of a debate often depends on the audience.

enlightenment takes time, but its progress is irreversible and notic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