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0日 星期四

曾辯余之奇詭

看完林忌兄的文章,有感而發。
原文: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0.html

要辯論,立法會本來就是一個辯論的場所,曾特首何需刻意抽出一個非泛民首腦的黨魁來辯論?辯論什麼?
誠如林忌兄所言,政府此舉誰人授意,可能是中央﹔猜其目的,勢必從公投中看準泛民一盤散砂,一心以孤立手段分化泛民陣營。 那邊廂明明普選盟自以為跟對家談得"如沫春風",可是政府跟中央卻擺明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邊廂公民黨明明大逆不道在前,竟可以引來政權垂注邀請辯論,看在自以為默默耕耘、臥薪嘗膽的普選盟眼裡,看在其他泛民大老眼中,會是什麼味兒,可想而知。
筆者愚見:假如筆者是余若薇,就會先自聲明:自己僅代表公民黨,並承認公民黨不過是議會的眾黨之一,不能代表泛民 ﹔政府要跟一黨討論關乎全民的政改,於理不合。要辯論,就容許全體議員不分黨藉限時輪流質詢,在本來便供辯論政策的立法會殿堂 - 平日說立會如何神聖,在立會辯論就適合不過 -進行便可,惟作全港現場直播。如果政府偏要跟泛民中人辯論,就只得兩個選擇:不是容許泛民各黨之代表及獨立議員加入辯論,就是索性泛民不派任何代表,指定特首落足十九區,接受全民質詢。連林瑞麟都可以一人單挑各黨,特首肯御駕親征,必然強悍,一定要他落足大十九區斬關奪門。
假如余硬要單人匹馬迎戰,先不說要承受泛民內部多少的白眼,辯論輸贏,分別會有兩個結果:泛民陣營直至今天,本來就一字排開企硬反對政改,假如余贏得漂亮,頂多為其黨贏得掌聲(及嫉妒),對泛民的投票意向可謂無大礙,依舊廿三票反對﹔反之,假如公眾認為曾特首贏,這就變相讓泛民內部的"無間道"以民意轉向為名,趁機轉軚,屆時政府贏面贏通過,而余則跟公民黨繼公投失勢再遭挫敗,連帶拖垮泛民士氣。余單鎗匹馬,於大局而言,弊多利是。
可是今回政府主動,為免公眾認定泛民避敵,只知躁動激進,不擅"理性討論,"辯是不能不辯的了。惟望余以泛民整體為重,在辯論形式上盡情反價,一來免對家分化離間,二來反客為主扼緊對方咽喉。一於將一對一辯論變為公開批鬥大會,誓要曾特首在群眾刺激下出醜、失言、露嘴面,教泛民反以辯論政改為餌,連政府形像一併上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