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都想談周顯

筆者冒昧,也想談談周顯。望佛海兄有日讀到筆者留言,可以手下留情。
開宗明義地自稱"貪威識食",不等於可以明目張膽地不知廉恥。事先張揚,不是免死金牌。
周兄不支持黃毓民,不打緊,因為筆者亦未必事事認同毓民。但對於公社兩黨辭職再參選的苦心,筆者是贊同兼信任。因為只有天真的人,一群對港人充滿信心得近乎天真的人他們,才會樂意冒失席受嘲、被壓的風險,走出來挺身為民。香港人就是這般奇怪:無人吹雞時,又怪無人吹雞﹔有人振臂時,又會怪你別有用心謀撈本錢。請問你這幫貪威識食的港人,有什麼本錢讓人撈?撈你本錢有何用?阿爺一聲令下,你們未聞其聲就先割鬚棄袍,得你簇擁有何用?要大撈特撈,為什麼不報效阿爺,小則平安有福,大則富貴榮華?為什麼要為"民主烈士"這虛名以身犯險,為你這些港人賠上家人和事業?
筆者知道,按你所言,毓民拖債,乃誠信有問題,不配做議員,是嗎?毓民私下如何,筆者無從得知,故無從置喙。可是既然他心術不正如此,他當日首次參選之時,何解又不見你義憤填膺?偏偏要待若干日子後才忽然憤慨,為錢操戈?他欠人錢,是他自家事,債主委屈,可以喊人收數,可以訴諸法律,但這與毓民政見之對錯好壞,與我該不該認同和支持毓民,是兩回事。筆者作為選民,無須將閣下與毓民的私人轇轕,作為考慮投票之因素。除非毓民犯了法,除非此等轇轕令他無法有效履行議員的職務,無法有效代表選民的意願,那就另當別論。否則他欠人一毫還是一萬,who cares?
周兄你攻擊毓民,還算小事﹔閣下最錯的,恐怕是挺身支持白姐姐。白姐姐的錯,在於他混淆暴力的真義 - 掟蕉為何是暴力?毓民有瞄準特首擲蕉嗎?聲大夾惡就是不文明,陰聲細氣卻滿口歪理,又文明什麼?形態動作大,是一種吸引群眾、喚醒民意的手段(沒有掟蕉喧囂,何來多了生果金?),不是以傷人害人為本。再看政權以釋法打壓,奴才以輿論詆毀恐嚇,立會以分組點票及功能組別欺壓民意基礎明明大上百倍的民選議員,這些,不是大石壓死蟹,不就是軟性暴力嗎?對家日夜隔著電話拳腳相交就不暴力,毓民見人民受打不過勉強還擊就罪大滔天,是什麼道理?對家打人義正辭嚴,我家擋架就叫以下犯上,是什麼天理?
如果要為了文明禮儀,捨棄人之所以為人之公義和理念,那些文明,還值得捍衛麼?
不過,話得說回來,我明白你處境。你博覽群書,相信會份外明白:在中國人的圈子裡,做好人,談公義,註定身死,為人民抗爭,永遠都吃力不討好。與其蠢得望歷史自有公論,何不活在當下,圖個全身而退?中共罵不倒,人有了錢有了名,就更加是罵不倒。只有看破世事紛擾,方能放下是非,逐浪人生。公義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世,周兄你必然明白。
所以周兄你如何去想,筆者都尊重你 - 筆者不過是論壇上游兵散勇,人微言輕,吹不起一根汗毛。還是望周兄寫好碳十六,兼在炒股上再造福萬民,算是滅障減孽功能圓滿,造福群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