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假如公投失敗…

假如公投失敗…

倘若公投投票率未符理想,甚至有人失席,先受衝擊者,必是公民兩黨。

縱云壯烈,議員回巢,立會以內,泛民會對五子敬而遠之,建制更會對之愈加蔑視,重覆嘲彼等為跳村樑小丑,自作自受。立會以外,除基本擁躉,有人或會要五子為公投失敗問責,有人或會磨刀霍霍乘勢斬殺﹔有人或會視彼等為失敗者厭之棄之,有人也會視之曲終人散聳聳兩肩。承擔著群眾的憎惡交纏,兩黨大有一厥不振之可能。

另一公投失敗的受害者,就是終極普選聯盟。由始至終,中央所謂磋商,不過是慣常的分化離間,藉吹出一個 “有得傾 ”的肥皂泡拉攏 “理性”一群,削弱公眾的決心,挖公投的牆腳。公投失敗,令中央看透民情不過一時,從此不再跟普選盟和稀泥繼續,紓尊降貴。而既無談判籌碼,又無法鼓動群眾普選盟,亦正式完成其任務,可以丟到記憶的暗角,在冷宮期待中央再度寵幸。

公投失敗,隨之而來的必是對家氣燄嚣張。當日不屑公投、不認公投的奴小,此時倒樂意借公投失敗來虛托民意,指民意不支持激進行為,然後連搥帶打,曲解港人心繫政改,訛稱為定大局,方案不能不通過。群奴如何伺機搶閘爭功血債血償,尚屬次要,更嚴重者,是中央會認定港人對民主之決心不過寥寥,進一步加深 “積極爭取普選者,不過是那幫攪風攪雨之小數”之偏見,從此大可繼續三手準備分而治之:先以祖國盛世美夢利誘多數,繼而利用民眾厭煩紛爭而誘導中間,最後勾出冥頑不靈之小數聚而殲之,以後政改繼續由中央做莊打骰。普選可以各自表述,但版本還是阿爺說了算。

公投既倒,示威又乏力,民主陣營之痛,必然切膚,必定好花一段時間soul searching,思索以後社運還能如何走下去 – 倘若人民連普選之終極表現 – 投票都不願,香港普選還能寄望什麼?還有什麼振興的可能? 灰心的﹐會更灰心﹔不甘心的,說不定會當真走上激進之路,訴諸埋身衝突和主動挑釁。只有公投成功,方能讓港人不致絕望,令部份人不會有理由、有情緒去訴諸暴力抗爭。公投,是民怨的剎車掣。

若你當真為香港著想,請支持公投。這不單是要向後代交待,更是為防香港形勢更波譎雲詭。時代,已容不得我們作壁上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