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無垢 所以無疚

Outrage at anti-Semitism comparison by Pope preacher (BBC)

Father Cantalamessa is the only person allowed to preach to the Pope

Jewish groups and victims of sex abuse by Catholic priests have condemned the Pope's preacher for comparing criticism of the pontiff to anti-Semitism.
http://news.bbc.co.uk/2/hi/europe/8601389.stm

評:
教宗涉嫌包庇性侵犯兒童之神職人員,惹來傳媒窮追猛打。有教廷高層人員斥責傳媒逼迫太過,近乎反猶。
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家喻戶曉,其來龍去脈姑且不贅。對事件理解多了,閣下就會明白天主教為何反對墮胎、抵制研究幹細胞 - 每一個胚胎,都有可能長成一個個白滑嘟嘟的稚童,當然一個都不能少。
曾幾何時,按第一及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1869-1871;1965-1965),教宗獲尊"Infalliable",筆者姑且將之譯為"無垢"。既然 “無垢”,自然就 “無疚”,哪怕行為為人齒冷,天主教代天巡狩,神職人員盡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用不著俗人去管。倘若狎童是錯,上帝自會懲治預警﹔祂既然沉寂,又何用炒作? 所謂道歉,所謂賠償,亦不過是門面工作,志在塞悠悠眾口,他日上到天堂,汝等俗人就會知錯。
筆者從來不明:任得教廷腐敗、教宗無能,為何總有一干人會力挺教廷,倒過指控傳媒窮追猛打,陰謀迫害? 假設侵犯事件發生於保良局孤兒院,傳媒揭發孤兒院院長縱容、包庇院內職員恣意強暴幼童,有誰會敢以保良局多年來造福社群為藉口,力挺院方上下,反指傳媒有心炒作?倘若你認為孤兒院一干人等應打靶梟首凌遲抄家,憑什麼讓現實世界的涉案神職人員逍遙自在,教廷憑什麼厚顏無恥,反唇相譏?教宗既為上帝在地的代表,試問有誰迫害得他老人家了?
一語貫之,天主教明明以原罪、悔過和救贖立教,今天卻為罪行百般狡辯﹔口說認錯,卻自覺屈辱,刻意轉移視線,以攻為守,訛稱無辜受害,被告變原告。筆者建議聯合國立即履行《兒童權利公約》,一如捉拿索馬里軍閥,派兵接管梵蒂岡,將神職高層一律押送至國際法庭受審。同時全球各國政府即即凍結教廷的海外資產,在地犯案人員一律交予當地法庭依例審判,而在逃人士則由國際刑警專責逮捕,徹低程度不下以色列派遣mossad特工環球追捕、就地格殺納粹戰犯。
或許有人會指筆者針對天主教,有欠寬容﹔對此余能報以一句:"WHEN YOUR MIND IS TOO OPEN, YOUR BRAIN MAY FALL OUT",筆者並非對天主教有欠寬容,只是深知狎童天理難容。宗教既敢自詡為道德表率,就不容當中人員虛奉上帝故作非為。傷天害理後還指摘他人抨擊太過,這正犯了七宗罪之首 - RRIDE。And is pride is exactly where true evil lies. 信仰,是追求其內容的實踐,而非不分是非黑白,簇擁或偏袒宗教的圖騰。


btw,怪不得天堂上的天使,個個天真無邪,肥頭耷耳,這個上帝真細心,上到天堂,原來可以繼續happy!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