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4日 星期六

暴力論

"Violence is the expression of physical or verbal force against self or other, compelling action against one's will on pain of being hurt" -維基百科全書

暴力為何,因人而異:有人認為拳腳交加是暴力,亦有人認為文質彬彬亦成暴力。筆者慣寫政評,有意為政治的暴力下一定義。

筆者認為,政治的暴力,乃指任何人未獲廣大公民授權或同意,僅按個人意願,以任何手段脅迫他方屈從己意,期間對他方承受的任何傷害或損失孰視無睹,完全不容對方有任何申辯、反抗或自衛的機會。由此論之,六四事件是暴力,強行釋法是暴力﹔向對方迫喝倒采不予發言機會是暴力,而議會擲蕉則不屬暴力-� 為擲蕉者既得民意授權,擲蕉者時亦刻意擲歪,既無意傷人﹐也無禁絕對方作任何申辯,故於我而言,擲蕉是表態多於施暴。(先自聲明,筆者無意褊袒任何黨派)。

政府推銷政改,又屬暴力否?坊間盛傳中央有人跟溫和派磋商,表面看來互有交往,未有杜絕所有溝通,但這些溝通是統戰多於磋商,純屬假象,真正牽涉其中的廣大港人,依然無從置喙,如常硬食,是十足的軟暴力 - 這純是中央拖上溫和派施暴港人,不是什麼理性溝通的成果。至於那些急於立功的土共,日日口諸筆伐,動輒標纖莫� �有,不容理性,不理傷害,一心要致對家萬劫不復死無葬身,就更是十足的暴力。

另一件較為人熟悉的暴力事件,就是高鐵的抗爭。當日政府決定早有,這邊廂跟保皇黨朋比為奸,那邊廂樂見土共將反對者一概妖魔化,完全容不下任何反對意見,在制度傾斜的情況下,成功通過高鐵撥款方案。政府仗持小數既得利益逼廣大民眾就範,不容左右,你說暴力否?

經常會聽到有人大義澟然,說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即使� 飽受暴力,亦該盡量克制,穩守道德高地。筆者想法很簡單,先說牽涉肢體正面衝撞的硬暴力:對方先用什麼暴力待� ,� 便可用同等的暴力反抗。例如對方向你開鎗發砲, 你有砲有鎗,當然可以還擊﹔對家先對己拳腳交加 ,你拿起摺凳一飛自衛也行。若對方一心置你於死地,記緊以牙還牙。

至於對付那些不涉支體但無異於威迫死嚇的軟實力,其實也很簡單:軟軟相報。對家以功能組別脅迫圍搗,你大可以藉擾亂議會予以阻撓﹔政改上政府不容港人左右,你大可去城市論壇圍搗建制派。大聲不代表無禮貎,對方不作人身攻擊,我只要叫罵傷不了� ,擲蕉只要不瞄準� 兼確保不禍及他人,只要有助申張理念的軟暴力,大可出招。

社會文化有異,對暴力也有不同的解讀。就以香港人而言,郁手郁腳,是暴力﹔聲大夾惡,是暴力﹔政權仗勢恫嚇脅迫,不算暴力﹔反對派擲蕉拍枱,反而是暴力。在一個不明何謂暴力,軟硬暴力不辨的社會,社運人士要還以軟、硬暴力時,就要歩步為營,免得令群眾反感,自斷樁腳。筆者認為:與其動不動喊"政權欺我,一定要還以顏色",倒不如努力向民眾宣揚政權如何日以繼夜行使暴力(尤其是軟暴力),提醒他們如何為暴力所害。反之,社運人士的所謂暴力,很多時不過是粗野,或出於自保,或基於理念、訴求而生,並非十足的暴力,否則動輒採取激進手段,什至妄稱以命相搏 (我真的很掛念高鐵期間宣稱有流血準備的小伙子),只會令公眾莫名其妙啼笑皆非,會一下子掩蓋本來的訴求和意義,成為對家攻擊把柄。

所社運是屬於群眾,不是一兩個人的逞英雄,要還以政權的暴力時,社運人士必� �有兩手準備,一方面準備挺身抗衡,必要時同等相待﹔一方面警醒人民,咱們動作大,不等於就是使用暴力,就算是� �以暴力,亦一定事出有� ,是被動式的暴力。畢竟社運不是單打獨鬥,始終要兼顧群眾的看法和感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