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8日 星期日

念胡思今情何以堪

念胡思今情何以堪

溫總撰文思憶胡耀邦,我信其誠 - 因為若要做秀,犯不著這樣予人痛腳。
若然胡耀邦是卓越領導人,那麼八九學生悼念聚眾,就該是發乎愛國之情操﹔八九民運,就是一場愛國的民主運動。
八九年四月,中國人追憶胡耀邦﹔二零一零年的今天,事隔廿年,溫總依然視胡為官之楷模,還是百般追思。現世沆瀣,方追昔思舊,溫總一文,反證中國官場廿年來了無寸進,腐敗如舊,甚至更深。
可是再英名蓋世,都是身後之名。想勸為官者倣效胡耀邦 ?他們那會忘記其含冤莫名之悲慘收場?一個 “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之罪名,一聲鄧小平之斥退,幾許風光、幾許愛民的胡耀邦,也得速墮地獄,永不超生。事後慷慨頌揚,容易不過,但要官員甘冒海雨天風獨往來之險,反抗體制﹔要寄生體制者僅憑一腔熱誠,捨盡浮華,妙想天開。溫總再提胡耀邦,只怕曉以大義不能,卻警醒了一眾幹部:發財就是硬道理,貪污可以安家,糾黨可以保命,做清官為民服務,註定身敗名裂,搏不過 - 劉少奇如是,周恩來如是,趙紫陽更如是。身在中共之獨裁體制,就如潛身於一個泯滅良知、消磨情操、分贓自肥的賊堂。一如香港貪風極盛的七十年代,放在你locker那五百元,你只得收,不收也得收,不要故作清高 ﹔要清高的,不會,亦不該當差。乾坤,不是由你來扭。
專制統治,將權力集於幹部,橫徵暴斂﹔派系鬥爭,教幹部歸邊奉迎,糾黨傾軋。在今天拜金至上的中國,好人難當官,亦當不了官﹔當得了,亦註定為人所把弄、排擠,免他鑿破同船。溫總一腔語重心長,卻不提背後食人的專制獨裁,縱可敬,亦可笑。被迫在食人制度運轉求生,這是溫總個人的無奈,更是中國人的悲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