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不過一隻家貓而已

不過一隻家貓而已

沒有籌碼,再有原則,再有立場,再有尊嚴,都不過一廂情願。

要明溝通路為何艱難,先要知中央為何要跟你溝通,自己憑什麼可跟中央討價。政治沒有“其志可嘉”,只有成功與失敗。基本法再大,都不及黨一時之權宜與方便,閣下一日不能令中央忌憚,一日都不過是放砲打空鎗,任由對家拖你個天長地久,人比黃花瘦。

普選聯一直的倚仗的所謂籌碼,是民意,可是未有以選票量化的民意,都不過是一陣硝煙,你說它向東就向東,他肯定朝西就朝西,各按個人利害,自行解讀。公投之厲害,在於藉量化民意,帶打中央深恐民意見光、施壓的死穴,使之妥協。普選聯想鱷口偷金,但又偏偏不敢利用口裡日日歌頌的民意,妄想中央會為誠意所動,自願立地成佛 - 中央不是得你一個香港,普選盟憑什麼認為中央會置全國大局於不顧,放行民主,為專制埋下計時炸彈?今日中央財鴻勢大如日方中,它怎會在零壓力之下放棄統戰,紓尊降貴,跟你一地的零星政黨講條件?先天利益相違,尊卑有分,磋商希望已夠渺渺﹔後天民意無從明確,雙方各有解讀,更欠相討之誘因/壓力。一味官人我要,得不到就板起口面搥手頓胸,老爺送金哄不來,看得多也會厭煩,把心一橫,由得你日坐冷凳,即管看誰焦急難奈。

民主既是抗爭,就註定會有磨擦,就肯定會互有箝制。要談的,也談了十三年,一切不進反退,證明單抱主觀願望去瞎溝通,是不會孝感動天。愈是盲信磋商一途,就只會正中對家分裂泛民之計,一方面孤立激進派,將之定性為攪中亂港,予以圍攻,一方面留你這隻無牙家貓在手把弄,一時搔搔心口,一時扭你手腳,要你時而天堂時而地獄。家貓也可以高傲,有立場,有尊嚴﹔但只要主人一日不願,馴性已深的牠,最後還得向主人討半條魚,方能繼續高你的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