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災難愛國主義

災難愛國主義

美國社運份子Namoi Klein 著書 “The Shock Doctrine: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指摘政府及財團借天災人禍中飽私囊,災後賤價搶奪民產。無獨有偶,祖國政權亦懂抓緊大大小小的人禍天災慘劇,另行Disaster Patriotism(災難愛國主義),借血濃於水簇擁中央,拱衛政權。

每有災難發生,電視上總見地方官吏開路喚民,讓胡溫忍痛撫慰,還有各省中小學生“自發”在操場站出 “不經綵排”口號和心形圖案,兼士農工商難得排隊,投錢入大紅捐款箱(沒有上海世博的爭先恐後)… 每一個鏡頭都太刻意,太過有組織,生怕外人看不見祖國是多麼的團結。看得多,人都會熱淚盈眶,心想萬眾一生再加科學發展觀,中國怎會不強? 科學就是要向前看,面對災難,咱們要活在當下,籌謀未來,萬不可追究過往 -連日本侵華也能既往不究,難道就不能為中國人民大救星千秋萬代,姑息一兩夥貪官污吏?一個人死是不幸,幾千人死是數字,一年礦難都夠翻兩翻。國家難得盛世,天災亦殊難避免,人格高尚的中國人愛黨愛國,何必為小撮生者的公義和若干死者的瞑目,破壞一舟共濟於永遠?

在中國,多難只會興黨,不會興邦。任何災禍,都是偉大中央獨有的舞台,讓他們踏著屍首血激,放聲吭歌 “天跌下來有我擋”的救主氣慨。他們不斷提醒你:只有肯緊跟政權的調度,就例必不懼橫禍慘災,這條大方舟,必然有位你坐﹔至於是誰躲在船底鑿洞開窿,船長室裡如何拳腳交加暗箭明槍,某某何以安坐一等艙頤指氣使,三等的你最好不要理。因為方舟再爛,你也別無選擇,也不能選擇,半推半就上了船,就得一面死跟,一面求神拜佛,求上天憐憫自己,發過達才死。

公義要為極權之萬世而犠牲,不能給你﹔財富是為招攬小數權力核心,不願漏太多給你。那麼為何還要簇擁你?因為中國就是政權私有,不用理由。你受災要錢,一個幾毫總會有,但說我貪污間接害你?沒有上天隻眼開隻眼閉,貪污如何壓得死你?在中國,沒有政權害民,只有百姓倒霉。天要你死,怎一個貪字了得?

未來,災禍必然再來。中國人近乎自虐自枉的高貴人格,令他們只懂為逝者同心悲哀,卻不敢對現世之不公同仇敵愾,向為天災逞兇的一群討回公道。真正的愛國,是每省有人敢為枉死於豆腐渣工程的學童默衷,是敢在每年六四清晨點燃燭光,它該是種不忘同胞公義,不泯個人良知的無私情感,絕非極權魚肉人民的憑藉、政權把弄民情的符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