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9日 星期一

公投豈會白忙?

誰說無法律效力的公投,無法改變現狀,純粹白忙?

爭取普選,不求朝夕,再天真無邪,都不至會信公投成功,即日變天。不認不認還須認,政制由阿爺操盤,要變,還得靠阿爺如何解讀和看待民意。即使七百萬人投票支持,阿爺亦大可以穩定、和諧等理由推搪,置之不理。

公投的關鍵,從來都不是剎那的變天。它是以後民運的前奏,盛衰之關鍵。頭砲不響,以後只會為對家看扁,步履艱難。公投之利害,在於能量化民意,一齊以票數為據,均均爭爭,既防止對家以"共識未達"作狡辯,亦有望迫當權者讓步於群眾及海外壓力。港人即使在法律上無從抗爭,至少亦能在道德上先勝 一仗。

縱使中央使蠻,也不代表公投無法改變現況 - 公投初報,普選投爭已見波瀾,一旦公投達標,對未來港人的心態,來日政治的面貎,日後爭取的手段,改變至深。首先,公投能迫對家撕破臉皮,露出猙獰嘴面,早日令港人心死,毅然自開我路﹔二,公投達標而特區不從,能令民主抗爭得而延綿﹔三,公投鼓勵新生代敢於抗爭,明白港人有搶回主導的可能,只要對民主矢志不渝,世界終歸屬於這批年青志士﹔四,筆者敢斷定,公投會為日後議會中泛民的力量重新洗牌,去蕪存菁,那此 “潘金蓮扮秋瑾”、尸位素餐的“建制泛民”,註定接受洗禮﹔五. 藉高投票率挽回港人自信,堅定決心,一洗港人搵食怕事之心態,更信當家作主﹔六.垂範祖國同胞,為民主撒種。

抗爭,不在當下,對於一時現況,公投影響或許輕微,但對全港的政治生態,以至全民運動的去向,公投絕對會帶來劃時代的改變。當然,如果港人奢望公投一蹴可及,或對民主忠貞有變,或甘為一時安逸賣身代代,或繼續自欺欺人圖個苟安,公投確實無能為力 - 倘若事事未卜先知成敗了然,可用廿年不屈不撓?民主沒有免費午餐,更不會從天而降,要,就要嗌﹔你不嗌,人家只會施以殘渣餘唾,還以為你食得開懷。倘說公投多餘,那麼當年八九六四死人冧樓,豈非更大的無謂?當年學生不是自尋死路,抵死有餘?任何為理念而奮鬥的運動,當時或許不過如是,總得回頭百年事,按圖索引,方知乃歷史之轉捩。今次政改借區議會過橋擴充功能組別,假普選之心昭然若揭,你不攪公投,難道中共就會送你真民主? 反正都將引頸就戮,港人沒甚好輸,何不放手一搏,為死水再起波瀾?放遠眼光,信任自己的一票,就知道:時代,人心,正在劇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