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獨行,不必相送

青海地震罹難義工黃福榮捨身成仁,這種精神,是黃福榮獨有的高尚情操,不是高官口裡反芻的 “香港人精神”。筆者是香港人,自問易地而處,必定不如黃先生。筆者不敢、亦沒資格叼他的光。

黃先生為做義工,不惜放棄原有運輸公司的股份,甘願做一司機 ,如此看破浮華,已非普遍港人所能望塵。黃先生未必符合當今愛國的定義 – 他沒後台,沒關係,沒疏通,但他肯定是熱愛自己的同胞。他參與慈善步行,為國內白血病患者身體力行,奉獻所有﹔汶川傳來地震惡耗,他立即隻身遠赴重災區什邡,協助災民運送物資,清理瓦礫﹔今次他斷魂青海,原是為了探望當地的孤兒院,贈送物資,本該走出死神指隙的他,為搶救三名稚童,奮然衝回塌樓現場,結果遭逢不幸。青海玉樹地處內陸,窮鄉僻壤,沒什麼商機,沒什麼資源,對留港愛國的一群來說,聞世未聞。偏偏就有黃先生,不計回報,但憑善心,樂意終生投身,支援最為盛世忽略、漠視的一群。他不甘於瞬間的慷慨解囊和長時間的隔岸觀火,不滿足於感覺良好,矢志憑一己之力,實實在在地改變同胞的生命。愛國在港的一群,不是一時熱淚盈眶,就是頃刻聞歌起舞﹔不是愛著一個萬億浮華盛世夢,就是垂涎追封討賞接踵高官。而黃先生的愛國,卻是真真正正愛著遠方的一抹黃土,顧念著跟自己身心相連的血肉相連。在他身上,愛國不是襲襲銅臭、抹抹猙獰、層層虛妄,而是一種將國家、同胞看得比自己無限重要,以同胞福祉為志,苦不足惜、不問回報的熱愛。不用委曲求全,無須唾面自乾,更不涉為誰保駕回航,良心對得住天上天下。

當愛國泛濫、劣幣驅逐良幣之時,黃先生愛得快樂,愛得豐盛 – 因為他不是求誰的哄錫表彰。就這樣揹著一個背囊,千山獨行,不必相送。不用某某大樓命名誌念,亦無須介懷長眠何處,因為他的畢生功業,會長留在每一個受助的血癌病人、四川災民和青海學童的笑臉上,一個熟悉的灕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