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 星期一

問我點解會不忿

貧富懸殊,從來都有﹔民主訴求,亦不過三十年頭。回歸短短十二年,李超人由偶像變成財閥,港人由溫馴變得“激進”,歸根究柢,矛盾之源,乃政府明明無能,但又不願人民當家,致使港人對現在喪失自主,對未來失去希望。

不認不認還須認,就算七分靠打拼,那上天註定的三分,正正是八十前、後天堂地獄的關鍵。港英年代,中國發展未盛,香港實業仍有,金融經濟依然獨當一面。政府有能力制肘商賈,有政策扶翼基層,港人只要肯白手,就行行有可能,人人有望興家。今時今日,中國經濟騰飛,人才滾滾,沒有上代人乘移民潮極速上位的千載契機,新生代要跟祖國菁英硬拼,縱然能力不遜、甚至猶勝上代,也要百倍努力於前輩,方能脫穎。生命太短,進修無限遠,以往學歷稍遜,做學徒手藝一有,尚能自食其力,有機會改變命運﹔現在即使碩士博士,倘屬土砲,起薪都不過萬餘文,工作朝不保夕。回歸以後,本地實業不是北上,就是沒落,特區政府未有為香港的長遠發展定位,扶持工業三分鐘熱度,骨子裡還是望守株金融地產,“焗”同胞跟港人對賭。要發圍,只得靠屬金融地產﹔要上位,則只限精英之最或後台強勁,一齊炒這炒那,而肯搏肯捱幹實務,頂多溫飽勉強,高不成底不就。想安居?新樓豪宅Buffet,同胞專嚮,樓價乾炒衝天。私樓你無銀,公屋你無份,居屋你無運,舊樓重建隨時賤價侵吞,要你不是孭貴租顛沛流離,就是親近父母屈膝同一屋簷。想投資? 環球五年一風暴,十年一海嘯,另加同胞貫水,只令股市更波詭雲譎,保守買匯豐會輸,倡狂炒作會死,積沙成塔的財富,也可化為烏有。莫說人生大事不由自主,就連日常起居,你亦其實別無選擇:想食,不食當奴飽,就要啃肯燒雞﹔購物,不是至抵價,就是慳一文,壟斷加價唔講唔覺,小本經營明明價格更廉,不是遭貴租迫遷,就是勢孤力弱,陸續消跡。出入乘車,口稱公共事業的交通,到頭來都得交代股果,所謂可加可減,其實是必加難減。薪金有跌無升,專業會計,圍起時薪錢亦不過廿餘。嫌錢唔夠洗?只得怨自己,唯有埋首餬口忘記所有。人家利益輸送樂此不疲,打你荷包位位一萬都義正辭嚴﹔你想申請綜緩幫補一千幾百,卻肯定為人嫌棄,頭也抬不起。

十二年來,根正苗紅黯然腳痛,前朝精英傷痕纍纍,足證政商糾結小數操控全盤失敗。忍你十二年方咆哮求變,已算“俾面”。今時今日,做官的,不是反智無能,就是不求有為﹔做議員的,不是純粹分贓,就是但求搵食,在上 “商”/ “共”粹橫行,普羅民粹就是死罪。現在港人不過是求盡快有真普選,使有權的不能使盡,有錢的難以賺盡,剝削少一點,公義多一點,政府顧念、理解現實多一點,竟換來更無情的打壓和舖天蓋地的恐嚇,妄使發展與民主對立,以分化離間強就和諧。為了極權牢牢,政權縱救不了你,也不許你妄想靠自己,屢屢拋你救生索,最終竟是吊頸環,還要你未死當命大,不許怨天,卻要謝地。民主,政府不能﹔民生,政府無能,還要我順應死忍,生活困頓尊嚴殆盡-特區政府哪裡來的厚顏,敢問港人何解深深不忿,和諧何以遲遲未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