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三鹿孩子純粹不幸

以此為標題,就算文在大陸,就算點擊奇高,也不怕被當局刪去。
原因?很簡單。政府攪出個欄攤子遺禍人民,在位的不願、不敢、不識善後,唯有嚴禁公眾討論,強迫人民事過景遷,以為太平。在中國,良知要服膺權宜,要為專制妥協,你敢不但要怒不敢言,就算是哀痛、惋息,聽在自知理虧的人耳裡,乃等同譴責、挑戰。官方定案既有,你就只能一條心思死跟。
歌手梁詠琪在其微博轉貼“蘋果日報”有關內地毒奶粉受害家長代表趙連海被控的報導,竟旋即惹來瘋狂的當局勒命刪文。沒錯,不過是憐憫、顧念受害者及家屬,都不能。梁作為公眾人物,點擊率高,筆者對當局勒令刪文,不覺詫異,唯獨對網民之反應,若有所思。
事件發生後,網民普遍頌揚梁之勇敢,批評當局禁制言論自由。就如每一件不公與慘劇過後,大家總聽得見網民同聲悲慟,卻又莫之奈何,憤慨縱然舖天蓋地,卻總不能化成實際的行動─單看趙來發被判當日,法院門外支持者寥寥冷落。原來再切身、再沉痛的不幸,也難令在留言欄中浩嘆公義的網民跳出網絡,令多少曾獲趙支持協助的家長走上街頭。為什麼?因為縱然公義在我,血債待償,大家獨個兒都怕專制的天羅地網,只要狗官一兇一惡,人人就嚇得自顧自縮作一團求神拜佛,怨自己倒霉作孽,甘心認命。網絡,理應是一個能夠凝聚同道、聯結公民力量的媒介,假如國民一日只知獨善其身,不是噤若寒蟬,就是隱身網絡,不思集結、積儲、延續公民力量,中國的網絡,永遠都只限供個人發洩戲謔,純粹擾攘。縱說中共對網上的監控天羅地網,但既然外國網站都可以輕易被國人HACK入,中共監控網域的技術,當真天下無敵?口稱愛國的Hacker,鎗頭該指著何方?
維權,是維全民的權,中國人總不能永遠只寄望一兩個維權人士去擔去鋌,然後重覆地看著他們被國家機器壓斃,再在不曾付出分毫的情況下,重覆地嗟嘆天不憐我公義何在。網絡,是實現公民低層抗爭的關鍵,它需要技術去抗衡監控,需要個別人士的領導,但它更需要義憤填膺的人群去集結、去堅持、去行動、去反抗。當年中共得權自農村圍政城市,積極攏絡低層,鞏固低部,以支撐全局,今日看似赤手空拳的中國人,大可以以網絡圍攻中共,以人民力量還治中共之身,禁一揭萬,以信息作彈藥,跟當局的 “剿網”作遊擊抗爭,甚至將戰線拉至國外,裡應外合,長征無遠弗屆。這些公義為本、人民為念的“賣國”,多賣無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