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日 星期四

中國司法的黑色幽默

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家長趙連海依循正途,為公義奔走伸冤,竟被當局指控為煽動糾集多人起哄鬧事,這是中國司法體制獨有的黑色幽默。

幽默之所以黑色,皆因它始於誤會,終於不幸。一如 “中共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趙連海誤信中國法制是以民為本,伸張公義,結果身陷囹圄。祖國司法體制之存在,原因有三:一. 將不公合理化,令收樓徵地打胎催繳有 “法”可依,讓施法機關司法機構可以價高者得,充當權貴商賈謀私排異的打手﹔二. 牢牢控制弱勢群眾的申訴渠道,並架設重重關卡,圖將蒙冤者玩弄股掌,迫之知難而退﹔三.為專制披上文明的糖衣,往 “依法治國”四字貼金。 一語貫之,中國的司法,本質是與民為敵,目的是鞏固專制,所謂有法可依,是指專制可循條文, “合理”剥削打壓。

回溯中共深痛惡絕的封建時代,百姓有冤,要擊鼓、捱板、滾釘床。雖說申冤路慘不忍睹,但只要冤民走得到天子腳下,那裡至少還有三師會審發還,還有天下仕紳的震怒。若加皇帝有心整頓吏治鋤擊地方,地方刁官豈敢隻手遮天? 再望今日盛世,毒奶粉案事隔逾年,全國受害兒童估計近三千萬,今時今日,受害家屬不但分毫未得,相關官員更相繼復出升遷。當日痛心疾首的溫總,莫之奈何﹔司法對輿論與公憤,更是充耳不聞。國家幼苗國民新代命賤如此,如斯盛世,究竟是誰之盛世?是什麼樣的盛世?沒有低劣的質量監測,沒有官商勾結私相授受,又何來毒奶粉流出?沒有官員朋輩為奸,沒有司法制度諸多欺壓,正常百姓又何須為公義鋌而走險?沒有官迫民怨漠視人命,何來法官口裡的 “煽動”?

每逢中國司法造就冤案,另類 “維權”人士—維護專制政權的人士,不是噤若寒蟬,就是妄稱中國法制仍屬初階,難免尚有不足,要循序漸進。雖說制度再初都容不了趙案之大謬,但仔細想來,他們又著實不無道理:相比開國初年土改鬥地主,罪名 “其他”即時槍決,今天中國法制肯為趙花心思按個罪名循例開審,肯讓趙在收監前發言發發洩,肯讓家屬在法院門外吵鬧一下,呀,中國原來當真跟文明接軌,中共原來當真是大救星。無他,在中國,只有你錯,只有你倒霉,沒有政權欺壓,沒有酷吏害人。只要肯埋沒良心,肯俯首極權,肯接受命運,中共這個大救星,實預埋你雞犬升天,不用為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