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9日 星期一

死的生不了

飛龍憑啥成為香港品牌,一直成疑。
酒樓的五爪大金龍,條條龍首昂揚,看上去至少在騰空穿雲﹔偏偏是代表香港的飛龍,卻頭也不抬,空洞的眼珠,樣似倉惶,只顧瞪著右前方,作奔逃之狀。龍身顏色由紅轉橙,再由橙化紫,十足氣虛血弱之人粗勞太過恐懼太多,面色由紅變紫,血色淡茫,沒剩半條人命。
為幫飛龍添妝,政府花了公帑六百一十萬,在飛龍駁了三條彩帶。彩帶象徵什麼,見人見智,可以胡訨了事,可是飛龍纏身太多,他日要再走再逃,恐非易事:只要有心人手臂一揚五指一伸,就能不費吹灰,一把抓著飛龍三條彩帶,扯得龍頭後抑,立時逃遁不得,掙扎不能。想脫離獵人掌心? 飛龍愈發力逃竄,身後人必然愈扯愈緊,隨時扭動太過扯斷彩帶,自殘身體。甘心放棄不予抵抗?那雙手又必然會順著彩帶愈纏愈上,十指遲早狠狠架在龍頭左扭右揑,要青空飛龍變淺水蛟龍,俯伏認罪。
有泛民議員批評標誌未有反映民主,亦未免太過天真 -- 這個標誌,不是給你們玩味,更非讓香港人細會。飛龍絲帶延綿糾結,目的是安撫有權有勢暗中操盤的一幫:放心,香港沒本事向天衝向地遁。任它亂撞亂衝,最終咱們不過順手一揚,就把彩帶當成我帶一紥一扭一拉,連身帶首把這條“三害”扯回來,要它飛左就扯左,要它去右就拉右。想要自由?還得看老子玩夠與否,心情是喜是愁。若然它桀驁不馴,別怪老子無情,梟首示眾。
或許那條當真有過騰空駕霧的玉龍,早在回歸後任人斬件上碟﹔今日擺在眼前的,不過是一具頭也不動、眼亦不眨、血色混濁(可能是身體殘留餘毒所致)的龍屍。有人以為這標本保存完好,可以以死當生以假亂真,大時大節捧出來耀武揚威,可是騙得過外國人,香港人肯定置信不能—因為我們當真看過真龍翱翔昂首亞洲,絕非這條人工合成的膺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