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我思故我在 –公投篇

我思故我在 –公投篇

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打爛沙盤問到篤,想出 “我思故我在”,筆者嘗試包辦天使魔鬼人格分裂,探究公投:
點解反對五區公投?
因為公投純是反政府人士做秀搏出位,不惜破壞社會安寧,撈取政治本錢。
可是公社兩黨擺明螳臂擋車,何必為出位冒險失席?要撈政治本錢,何解不投誠中央聽封候賞,反而寄望人多但力弱的港人?
因為他們激進,一心 “玩野”,想煽動群眾脅迫政府,破壞和諧。
激進?五區公投,不過是一個有公投意義的補選,有人辭職就自然要補選接替,合情合法合理,何來激進?你覺得公投是 “玩野”,說它是補選,難道就成了不 “玩野”麼?
煽動群眾脅迫政府?公投的其中一個目的,不是煽動,是提醒,提醒政權誰主誰僕。縱觀人類現代史,從來只有民意向政府施壓和極權壓迫民眾,沒有民意威脅政府。只有一個非民意所授的政權,方會視民意為要脅,視相左意見的伸張為煽動。更何況真正煽得動港人者,是長期手握政經大權、卻偏攪得香港十二年政淍經弊的官商及土共。沒有大環境的惡劣,哪來怨氣重重暮氣深深?勢孤力弱的公社兩黨憑啥刀仔鋸大樹,時勢造英雄?
可是普選關乎政制,香港不是獨立國,步伐當然要得中央拍板,憑什麼以下犯上?
觀塘也可以自選區議員,難道觀塘又獨立於香港麼?普選是指地方選舉,早得基本法承諾。公投是討債,不是搶錢。假如中央跟政府當真釋出過丁點善意,人人無怨﹔問題是寄望一個獨裁專制、未嘗民主的政權定調普選,何異於與虎謀皮?十二年來,一味只喊循 “序”漸進,卻對 “序”支吾以對,新政改方案強又將功能組別及直選議席強行綑綁,第一步就偏離真普選的終極目標,漠視民意反彈,何來善意? 一個男人說要跟你結婚,喊足十二年 “籌備當中”,卻未聞有一字結緍大計未來計劃,只急急要你戶口同名人工共用,除非是盲婚啞嫁或是愛得不能自拔,否則你怎敢付託終生? 要 “序”,政權不願交﹔港人自行訂“序”,政權又喊打喊殺—政權說得出二零一二太急太過,不就暗示中央其實心裡有數,另有盤算? 若然屬實,中央怕什麼將 “暗序”昭告港人?究竟是 “序”未成形,還是深知它見不得人,一旦曝光,必然惹起公憤?
我不理,總之香港 “好地地”,我愛香港,不想有人搗亂,政策有大人話事,市民不應瞎攪,不是嗎?
人人以為香港回歸祖國,香港就不再是殖民地,有本事當家作主﹔何解到了今時今日,港人飯來張口的殖民心態猶存?我不質疑你對香港的愛,我只是不明白:一個人人到中年依然食父母住父母依賴父母,作為朋友的你,會勸他不如自力更生學曉獨立。你何曾聽過有人會反唇相譏: “我很愛我家人,父母樣樣照顧周到,我雖然人到三十但樂在其中。你勸我自食其力?即是要破壞我家庭的和諧,要我跟父母斷絕關係!”
總…總之,激怒中央就不能,以下犯上就是錯,惹得天威震怒,死得人多!
你覺得中央再怒,可以如何報復?收緊民主進程?現在很順利麼?如果普選發展任憑當權的喜怒所左右,這是什麼的 “序”?
總之…總之…家和萬事興,不理對錯,撩交嗌就是錯…
那麼讓公投一鎚定音,民意量化,將決定交予人民,沒什麼好嘈吧?
總之…總之…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對不起,本人反對補選!

原因:
1.五子總辭----假總辭
2.五區補選----變相公投,實質是:假補選假公投。

五子假總辭假補選假公投之舉,
誠信,說服力及公信力均欠奉。

我不去投假票,那個不是真公投,
是一個假公投而已,SEE?!

匿名 提到...

五子總辭,試圖以:
合法總辭,合法補選,去換一個不合法的公投,
我,不支持,故我,不參與補選。

有真公投,我會去投。

沒有的,你們以一個變相的來自欺欺民?!。

我,啋你五區小子都傻。

我要一個活生生的美女,
吹氣娃娃+攬枕等等的變相美女,
我不要。明未?

匿名 提到...

普選關乎政制,香港不是獨立國,步伐當然要得中央拍板。

以下一句,就是問題核心所在之處。

中央一日未拍板的東西,
香港特區請勿以下犯上。

正如你要求老闆加薪,
老闆不拍板,
你大呼大叫說老闆賺的錢是你幫他賺的,
老闆的錢實在全是你的,
老闆依然採取拖字訣,拖了你13年,
有5位員工,忍無可忍,
先來一個合法辭職,
然後老闆要花1億幾去再請人......

5位辭職員工和眾支持他們的同事及各方好友都忘記了,

拍板權誰屬......

總辭員工及眾支持他們的人:以為拍板權在他們手中

而事實卻是:拍板權從來都在中央阿爺手上,13年,尚未放鬆

以總辭去變相奪板,似乎無咁易。

阿爺,根本從來都未驚過。

匿名 提到...

小明天天嚷著要取回屬於他而卻又被媽媽保管著的利事錢。

不經不覺,13年了,小明自覺已是成熟,媽媽理應要將利事錢還給他。

誰知媽媽依然不理會小明。

小明好嬲好嬲,每天都示威,抗議媽媽不還他利事錢。

在媽媽眼中,小明還是小明呢?

兩個不同的出發點。

小明,說自己長大,要自己使番自己的利事錢。

媽媽,說小明尚年幼,不把利事錢歸還小明,一於拖得就拖......

小明呀小明,錢在媽媽手,你又真的歎耐何。

即使你得到全民公投,媽媽依然都可以啋你都傻呢!

俗語說:錢到光棍手,一去無回頭。

利事錢,在媽媽手,同出一徹。

拍板權,在中央阿爺手,亦然。

香港同志們,普選,等下添呢。

睇下中央阿爺幾時肯放手,你咪有運行囉。

並勉之。

嚴櫻 提到...

匿名:

1.如果有真公投,駛咩變相公投?無錯,呢個係補選,但有公投既象徵意義。當然觀點與角度唔同,你覺得係公投就公投,補選就補選。由始至終,補選都係一個變相公投,係一個非正式公投,呢樣係公社承認。人家話係變相公投,你就當正佢講到真公投咁批評,純粹一廂情願。
2.你如果咁渴求真公投,有先肯去投,請問你呢十二年黎有無嘗試爭取?你有無做過任何野去爭取一個真公投呢?定係你都係還望有人爭取個真公投俾你飯來張口呢?
3.好呀,你話叫公投就唔合法,咁我叫番普選,唔通又突然間合法番?公投,係一個個人既主觀投射,無法定地位,無法律效力。大家攪公投,不外乎為左佢既象徵意義,等全民有個發聲既機會:補選既形式有合法不合法,但象徵意義就無所謂合法不合法可言!
4.何況,基本法無公投法,唔等於公投係違法!基本法夠無話嚴禁講野唔經大腦,唔通你而家又犯法?
5.你唔要吹氣娃娃,敢唔通想有個真美女自動送上門?好,你唔要吹氣娃娃嘛,究竟你知唔知道自己想要咩?明唔明咩野都要靠自己爭取?
6. 而家唔係公社單方面宣佈推行真普選,佢地既議題有"盡快"二字,是一個訴求地區普選而已。我要求我父母俾我有機會自立,唔通等於同父母斷絕關係
7. 中央一直都係連條毛都唔想俾你,仲想望吹氣公仔?明味?
8.政權係僕人民係主,中央都同意。家陣你竟然將僕當老闆自比員工? d稅唔係我地俾既咩?你奴性咁深我點幫你?
9.如果阿爺唔驚公投,何來舖天蓋地思覺失調既攻訐?你講得啱,你阿爺未驚過,既然未驚過,仲咩要承諾你以後有普選呢?佢話無就無,六十席中央委任,駛怕你?
10.係人都知中央拍板,我地只係想公投話俾拍板人知,我地有意見想講,想中央聽到,有咩問題?
11.有d人,文唔詳睇,理解又半桶水,留言但求自說自話發表偉言,無心逐點討論。網上有三種留言者:MADMAN、SMARTASS同CYNICAL,匿名你實至名歸。

在粵港人 提到...

>>>中央一日未拍板的東西,
香港特區請勿以下犯上。
==================================
五毛(或一毛?)一句話暴露了你的身份,多謝你的提醒,爲了不像你那樣做奴才,我們一定要行駛公民權利,為五區公投投下神聖一票!

在粵港人 提到...

wh唉,仲以為遇上五毛黨,睇完“回應”跟帖後,先發覺遇到疑似思覺失調人仕,真係嘥九氣。

一及:睇氣氛,對516嘅投票率有啲擔心。

匿名 提到...

在粵港人:
OK,FINE!
睇下到時邊邊鍊贏?
516我一定唔會去玩假發聲假公投!
516我鐵定不投!

疑似思覺失調的一毛五毛人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