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2日 星期一

為砌狡辯強說愁

特首談政改,儼如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

「有啲嘢急都急唔嚟」? 終日喊急市民所急,明知普選急務卻又放軟手腳屈膝中央,究竟是真的「急唔嚟」,還是中央跟政府根本沒有理由再拖,存心阻礙?高鐵可以趕急得非起不可,可以在擾擾攘攘中立時上馬,只要有“拳頭”,有什麼是急不來?

「一定要識得點去妥協」。人生沒幾多個十年。回歸將近十三年,十三年來肯跟政權和稀泥,直至今天方才挺爭,本身已經是一種妥協。真普選,就是廢除功能組別,請鬼容易送鬼難,新政改方案將新增直選五席跟功能組別強行綑綁一起,要加一齊加,任你擺佈如何,權到光棍手,真普選註定萬劫不復。以毒攻毒,從來只出現於武俠小說,要堅持廢除功能組別者接受增席?這不是單純的妥協,而是對理念的出賣。何況妥協出於雙方,政權憑什麼在政改寸步不讓,卻要港人無限犠牲?

「我真係好驚 2012年我哋達唔到共識」,興建高鐵不用共識,降低舊樓收購門檻強搶民產無須共識,釋法廿三妄言 “公民責任”不聞共識,何解偏偏只得政爭要高掛共識? 盡快落實真普選,有誰不想?取消功能組別,不就是絕大部份人的祈望?盡快普選,從來都是主流﹔只是當權與附權的小數事事只看中央顏面不越雷池,一見眉動就百倍勇悍,搶閘嚇民訕民,故作紛擾,不願真共識浮面,妄以當權者之內部共識代之。真的要共識,特區政府既為港人代表,理應將中央心思誘近民意,而不是強牽港人服膺當權意旨。試問十二年內,特區政府有否為過港人向中央申辯,何曾為這筆早該償還港人的民主債,據理力爭?

「相信只會壞咗件事」,港人連普選路圖都不曉得,對「循序漸進」不明所以,哪知何謂「壞咗件事」、壞到什麼程度? 有明確路線白紙黑字,又何來會「壞咗件事」? 何況這件事又是否如此美好,好在那裡?是對港人好,還是中央好?究竟是中央心底另有盤算自信無懈可擊,還是見步行步請君入甕?若屬前者,何懼直講?若是後者,港人還妥協幹麼?

由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直至九七回歸,十三年間政治風起體制雲湧﹔而香港由回歸到今天,亦同樣將近十三年。前十三年,足夠舖排香港政權更替﹔後十三年過去了,何以民主依然原地踏步?今天還說要循序漸進,那麼觀乎今日民凋政弊,當年回歸中國一蹴而及,豈非急躁冒進? 究竟當真是港人不願「面對現實」,還是現實實在荒謬?要迫港人接受這荒謬、人為的現實,豈非更加荒謬?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小時候,我家一共9口。
有祖父母,爸媽及五兄弟姊妹。

爸爸,是一家之主,因為他賺錢養家,
很多大事,都由他決定。
我家自少沒有什麼民主不民主,
但我們一家9口,都活得算是快樂。

香港,有700萬人,誰有話事權,真的是每人佔700萬分之一的那麼簡單嗎?!。

如我家,賺錢的只有爸爸一人,佔全家人數9分之一,卻可以做一家之主,手握話事權,我是家中一分子,沒有什麼異議,倒生活得輕鬆寫意。

如香港,交稅最多的人是功能組別中的老闆,
及至800人小圈子的達官貴人,由他們去統領香港,去為香港話事,不足為奇!

反高鐵人士中,是那些可能連稅都未交過的朋友,亦有可能他們也不會是高鐵的乘客!

別忘記,乘坐高鐵的人,極有可能就是那些交了很多稅的達觀貴人,坐飛機坐得悶悶地想坐下高鐵過下癮的另一選擇而已。

669億,看似平均要每個香港人科水1萬去俾阿爺請客。
未必,我一家9口,爸爸從未交過稅呢?我們從未交過稅呢?
所以,我們一家都是中立,無意見。

一家9口,只有爸爸工作,月薪$9000,
不代表我的月薪就有$1000。

另外,爸爸要去飲要去做人情$669,我可以反對爸爸用可能是我的學費錢奶粉錢去做人情嗎?

D錢,始終都是爸爸的,我,選擇尊重他老人家的意願!

我,明白我以上的一番說話極有可能會引起民主烈士的反感,

但我思故我在,我不想去做一些大家認為是對的,而我卻是不認同的事。

大家觀點與角度有異,望大家尊重並包涵,謝謝。

你支持你的,我支持我的。

希望仍可和平共處,以和為貴吧。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