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 星期五

漢獻帝式普選

政改之爭,愈演愈奇:由本來的政府提案,積極推銷,努力爭取民間的支持,忽然變成要由溫和民主派及民間組織扭盡六壬,反過來乞求少數建制派首肯。應該爭取民意的那幫,當刻竟然可以寸步不讓,而理該可藉民意作後盾的一群,在這關頭卻又偏偏無限退讓,一心先滿足建制派的脾胃,最後才想反過來將 “共識”方案推介予民。若說這是爭取民主,倒不如說是討求民主。

溫和民主派想要建制派支持新方案,好簡單,條件就是保障建制派的勢力有多無小。功能組別權力自有而有,仙福已享,想移,一定難過愚公移山。撫心自問,倘若這些既得利益者當真有心普選而非界別特權,老早就是民主派的一員,還用等你民主派攪盡腦汁,好言相勸? 終極普選聯盟的方案與否可行,根本不重要﹔關鍵是新方案不論加席多少,都有可能動搖、沖淡既有權力的憑藉。一涉權利,功能組別就不會跟你有情,背後操盤的中共亦不會跟你講義,因為你的 “均衡參與”, 剝削了對家的 “絕對干預”﹔你認為是 “全民”均衡,有違了他心中的 “親中”均衡。終極普選聯盟想對家接納,只得保證在位者有賺無賠﹔何是他們的賺,就是普遍港人的蝕。

他們不讓,就只有揚言溫和、理性的那方打躬作揖退避三丈。過去溫和民主派常問公投派: “公投之後,又怎樣?”,筆者現在倒想反問他們:“閣下善意加建議相贈,可是北京堅持不談,建制派堅決不讓,又怎樣?”,難道又要退無止境?,直至二零四六? 既然大家心知這個“怎樣”都是“北京想過說過才算”,強弱懸殊,終極普選聯盟憑什麼談底線? 何不投身公投,積蓄民意,量化民意,反而要一廂情願地求和退讓,妄製一個 “萬事有得傾”的假象,令全民不能堅定心腸? 縱使胸前掛著溫和二字,閣下始終是民主派-你一日是 “血統不純、心術不正”的民主派,北京就一日都會猜疑你、敷衍你,認定你想顛覆中央、結束一黨專政(這是各類民主派每逢六四的必喊口號),與其要紓專降貴跟你討價還價,倒不如動員鷹犬軟硬兼施統戰打壓。北京要談,有民建聯﹔要籠絡,會向建制派的大款豪紳。入屋叫人入廟拜神,你想談,就要先行放低原則,衷心投誠﹔可是原則一放,你就淪為一個被極權認定可靠忠誠的民主派 -- 換言而之,你已不再是民主派。就算你自詡身在曹營心中漢,你確實是實實在在地扶植曹魏,撐著一個名存實亡的東漢,最終只會換來一個獻帝式普選,一個曹魏屬意的傀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