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4日 星期日

一切都怪被縱壞

一直覺得,大部份香港人其實不在意民主/自主,他們只求一個稱職的宗主。

誠如陶傑所言,港英最偉大的成就,就是成功在港推行開明獨裁,令港人樂於接受"有自由、無民主",甘願為擴闊個人的自由,犠牲自主權。

一語貫之,就是港人被港英縱壞,縱到完全失去自我管治的欲望與能力。即使宗主有變,這種依賴仍然根深蒂固--我不需要、亦不願置喙政治﹔我只求能自由自在地追求自己嚮往的生活。你管得好,我沒異議﹔你管不好,我會批評,罵得倒便好,罵不倒,消消氣便是。這種心態,令香港人成為一種有知識、懂品味,但又偏偏無意識的畸型公民。嚴格而言,港人民智只發達於物質、享受的層面,智慧欠奉。

筆者認為:政治乃眾人之事,不論你有興趣與否,政治終歸會與您有所牽連。一個人說自己對政治無興趣、冷感,相當於說自己對殺人放火打劫強姦滿不在乎。一個有良知的人,尚且不敢說自己對是非真假沒興趣,由得身邊人被打被斬,對身邊的不公視若無睹,不辯忠奸。同樣道理,一個對社會盡責的現代公民,一個真正視自己為社會一份子的人,根本就不會有所謂對政治有沒有興趣之說--因為參與政治,是一種責任和承擔,不是一種可以揮之則去的志趣。

筆者狗咬呂洞賓,一直覺得大部份港人之所以熱衷民主,不外乎羊群心態、踩台政府和感覺良好。為何要民主,要怎樣才有民主,卻甚少有人深究。說香港不熱衷民主?確實如此。例子一個:閣下想要PRADA手袋,必然死慳死抵甚至出動捱餓行路,無論如何都要盡快儲錢,買到心頭好﹔如果港人當真嚮往民主,又為何會有大部人樂意推遲期限甘心乾等?原因好簡單,口是心非,口說緊,心其實不太在乎。多年來中央的諸多制肘故意拖延,正正就是一心想測試人港對民主的忠貞度,可惜一野玩大左,引出個五區公投,隨時火燒連環船。

講到底,港人最實際,政府管得好,怨氣少,六百八百人選出沒緊要﹔政府無能,一係就欽點到有能,一係就讓我有權揀,爭取民主,不過如此。跟港人談民主,不用談什麼理念、層次,最重要是讓安居樂業稱心如意便是。今日民主之火看似燎原,當真不得不多謝歷屆補碌的特區政府:根正苗紅無用,港英餘孽又政績欠奉,眼前既無第三條路,不想中國直接接管,再冷感的港人都唯有硬著頭皮大喊:我要民主。想港人當真胼手胝足、鼓足幹勁地爭取民主,唯從這方面著手。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A patriot must always be ready to defend his country against his government.--Edward Abbey (1927─1989, an American author and essayist noted for his advocacy of environmental issues and criticism of public land policies.)

一個愛國者必須時刻準備捍衛自己的國家而對抗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