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薪常會之怪論

大學有玩新生,政府也有玩新人。公務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向政府建議,調低大學畢業生入職公務員非首長級學位文職之薪酬,與以高級文憑入職者相差不過950元。

基本法第100條明列回歸前入職之公務員「年資予以保留,薪金、津貼、福利待遇和服務條件不低於原來的標準」,政府為節省開支,唯有向回歸後入職的公務員及新入逐年開刀。可是政府一邊大喊共度時艱,一邊又大開副局長、政治助理等曠世肥缺,職能成疑,貢獻欠奉。“特區群英”不是幫政府倒米惹禍,就是遁入官門。是次建議減幅高逹近百分之十,比上年特首口稱全體三十三位問責官員減薪5.38%還高近半。一語貫之,就是遲來上岸者,只得任人宰割。

細究薪常會解畫減薪,不難看出幾點怪論:

第一.薪常會不斷強調要拉近公務員與市場之薪金差距,可是公務員的吸引之處,正正在於公務員脫離市場﹔雖說調整以後,公務員入職薪酬依然勝過私人企業,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政府減薪,皆因看準大學畢業生要“揸頸就命”。薪常會說減薪無礙吸引菁英晉身政府,可是一個甘心接受薪酬與高級文憑相差無幾、無視學位被壓價的大學生,斗膽說句,他會是政府夢寐以求的精英嗎?

第二. 是回受影響的職位,包括二級行政主任、審查主任、學術主任、圖書館助理館館長等等。上述工種,在市場上根本缺乏同類可茲比較。以所謂私人市場參考作出調整,根本不成理由。

第三. 薪常會聲稱私人機構未必跟隨減薪,沒錯,大企業求財若渴,未必跟隨﹔中小企業縱財力有限,無奈人才難求,壓價空間可能有限。對大學生而言,假如他們早就矢志在某行業發展,入薪薪酬之高低,亦未必是最大考慮。問題是政府帶頭向新人開刀,無疑是立了一個極壞榜樣。看在近年在社會嶄露頭角的八十後眼裡,會被視為上代人壓榨新生代的又一鐵證。其次是面對市道低迷依然,競爭激烈,就算企業減薪無心,大學生亦無可避免地進一步調低自己的要求,因工就價,結果是僱主無須出手,應徵者己自動退守,到頭來還得要畢業生承受。

第四.只要同工不同酬情況持續,無須再喊減薪,入職者甫入職見上代人風花雪月之餘還要指點自己迷津教你做人道理,士氣已先減大半。

公務員薪酬縱非神聖不可侵犯,也得減得合理、減得公平。政府要理直氣壯地減,就先要打破 “薪酬隔離政策”,全體減薪,以拉近九七前後入職者之距離為依歸。縱說政府有責任保障九七前公務員薪津不變,可是一眾高官既然掌舵政府,若然真肯共度時艱,又何不妨傚政改諮詢呈請人大,一於自願減薪,說不定感動得中央涕淚交流,無須循序漸進,即時批准。接著是限制特首按個人意願,亂用公帑濫開職位,兼裁撤一眾副局長政治助理。要請?請特首自掏腰包。

然而話說回來,假如一個社會之菁英甫畢業,不是一心投身生產價值是零、純然左手交右手的金融炒賣,就是一下子求安穩少顛簸遁入官門,這個社會一定有病。一個對政府鐵飯碗推崇備至珍而重之的社會,再難有什麼高錕。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基本法第100條明列回歸前入職之公務員「年資予以保留,薪金、津貼、福利待遇和服務條件不低於原來的標準」------
這個基本法第100條是指"回歸前入職之公務員"的「年資予以保留,薪金、津貼、福利待遇和服務條件不低於原來的標準」,
即係,這條例不適用於回歸後入職之公務員。
再即係,薪常會今次調低新入職公務員薪酬,又好似錯唔晒喎。

嚴櫻 提到...

To 匿名:

本身第100條已經白痴,怒削新人更有欠公平,條法例既是錯又是白痴,合法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