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 星期一

犀利哥之死

浙江潮丐犀利哥窮得夠格,瞬間成為網上炙手可熱的大紅人,連中外傳媒都爭相報道。

他,一臉是電影 “東邪西毒”中歐陽峰的蒼桑,十年撲朔,容得下億萬網民的投射和暇想。為養家離鄉打工,一、兩年後卻音訊全無,是否受過僱主的剥削?是否因追欠薪不果,遭工廠僱用的流氓毒打?是否曾被關在公安局,給公安警告不要生事? 但凡問及這十年的經歷,犀利哥一概三緘其口,外人無從得知﹔唯一肯定的,是犀利哥跟親人團聚後的那一句 “回家不開心,沒自由,在外邊自由啊!”,那個 “外邊”聽在知音人耳裡,百感交集。

單從他沉鬱深遽的眼神,看得出他這十年的浪蕩,絕不好過。或是社會的欺凌、制度的打壓、群眾的冷漠,令起初不過廿餘歲、理應躊躇滿志、念妻憶子的他,有日憤然決定 “撒手不玩”,不再跟醜惡的世道周旋,割蓆決裂。犀利哥能在繁榮盛世下平地一聲雷,能教億萬網民眾裡尋他千百度,皆因他象徵了一個敢想而不敢言的真相: “復興”之路,沿途死數無數。十萬雪花銀的代價,是不少人被壓抑、被勞役、被淘汱、被和諧。任財富再多、成就再高,都撫平不了真性的受壓與摧殘。正當人人都認定自己只能作 “強國復興”的一枚鏍絲,被迫在中國這個世紀大賭場豪賭尊嚴和生命時,犀利哥的冷眼眾生和天涯獨行,正好安慰著無力放棄所有、無法衝破囚的億萬網民,為他們守著一抹對自由的憧憬 -- 只是這種自由,是要經過無盡的傷痛、苦難和逼迫,直至絕望得要跟現實割斷,方能成真。在中國,只有放棄所有,成為社會最低下的階層,受眾生無視,方能反過來無視眾生,尋得大步天涯的真自由。

然而現在網民一推傳媒一揚,無視就忽然成了重視,犀利哥死怕要跟自由從此訣別。打從相片公諸於世起,就註定犀利哥不再屬於自己,逃不出國家的形象、市政府的顏面、家人的關顧、網民的注視。這個曾經一手將他棄置邊緣的社會,現在又要一手把他拉回來,一廂情願地好好改造。嚮往自由,被說成是神經病,要好好檢查﹔想逃回街上行乞,就得關在精神病院,剥削更多自由和尊嚴,治療到低。網民對他一廂情願的渴慕、對他可以地闊天高的嚮往,到頭來竟是將他五花大綁,送進囚牢,成就了一個人人以為皆大歡喜、對主角卻是慘絕人寰的悲劇。他的悲劇元素,一半來自社會對他有過不為人知的摧殘,一半在於他終歸逃不過群眾、社會的搜捕—渴慕歸渴慕,可是社會的 “善意”卻不放過他。國家人民無時無刻愛你關心你為你好,所以就永遠都不會放過你﹔你只可以到母親溫暖的胸脯,不是自由的懷抱。逃不出的,永遠逃不來,逃得過的,日子亦不好過,始終要回來。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是的,認同你的解讀.

被壓碎的一個中國農民.有人想修整他,其實他的壓碎更真實,人為的修整,反是欲蓋彌彰,不倫不頪.

他是我的弟兄,我的親人,讓我心碎.

在粵港人 提到...

今日蘋果日報刊登犀利哥早年一張穿西裝的照片,十分英俊靚仔,成個少女殺手樣子。比較現在的眼神,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無論什麽原因造成,從他現在茫然的眼神判斷,犀利哥確似有某程度的精神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