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 星期五

廿三條

聽新聞,話人大(?)王敏剛急於立功,建議香港應該立刻為廿三條立法,怕疆獨藏獨份子利用香港攪事云云。
廿三條呢d事,大是大非,忠奸分明,其實無咩野可講。不過筆者覺得,假如立法廿三係得中共授意放風,哈,家陣公投明明來勢兇兇,班友竟然只係諗住過廿三條,當班民主契弟既善意無到。班民主契弟仲有得精神自慰?
保護一個政權,竟然要出到禁制言論自由呢招,真係離奇。假如中共本身唔係身有屎,人人拜你都黎唔徹,駛咩禁制?你管唔到d貪官理唔掂d劣政,自己囼國無方,就老屈d黎民含冤受屈任人宰割,連批評都打壓--男人性無能唔認,反而見親個老婆同男人稍為講多兩句行近d,就對佢拳打腳踢,然後埋怨老婆有食有住仲有咩嫌。一句講晒,戇之極致。

4 則留言:

uncleray 提到...

我想問23條是否有需要立法。現有法例能否包含相關罪行?

謝!

嚴櫻 提到...

按wikipedia所列: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2章,有關《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最後一條,即第23條的內容全文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23條的問題,在於字眼定義空泛,易受濫用,如衝擊中聯辦是否"煽動叛亂"?六四周年喊一結黨專政是否"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報導四川豆腐渣工程是否"竊取國家機密"?李柱銘再去美國是否對同民主黨與外國建立聯繫?鼓吹擴大西藏自治是否"分裂國家"…一切一切都霧裡看花,港人隨時動輒得究,直接打壓香港固有的言論自由,激化白色恐佈。

更重要者,是23條的解讀和執行,全操中央。中共劣績班班,有干涉本港司法之前科,23條一旦通過,難保日後中央不會又以國家穩定為藉口,干涉本地司法審判。

現行法例是否足夠,筆者需再三考證。

假如我們是身處一個建基法治的民主社會,我會接受以平衡保障言論自由及國家安全的理念立法。無奈我們現時處身極權統治,這紙條文是企圖混淆國家同政權,以維繫一時政權之安穩凌駕言論自由,就如何都不能接受。這不是足夠與不足夠的問題,而是根本不應該為維護一個獨裁政權而立一惡法,犠牲人權。要立法護獨裁,一隻字都嫌多。

匿名 提到...

動輒得究>動輒得咎

劣績班班>劣跡斑斑

來勢兇兇>來勢洶洶

黎唔徹>嚟唔切>蒞唔切

嚴櫻 提到...

手民之誤 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