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4日 星期四

我單純地睇

好多人問,終極普選聯盟班契弟,會唔會蠢到與虎謀皮,一邊嗌結束一黨專政,一邊妄想可以冧得掂阿爺放行民主。唔少人會覺得:話唔定班友仔早就俾中共收賣,又或者中左中共既分化離間等等。

於我而言,我問心真係覺得:班友仔真係打從心底信自己冧得掂阿爺,而同時認定阿爺係有受氹既可能,關鍵在於既要主動讓步,又要堅守底線。阿爺企硬點算?唔知,仲知你信我,我一定冧得掂阿爺,等我再試試。

所謂溫和、理性同務實,不過幌子﹔無限退讓,純因計窮,溫和理性,不過膽怯。嗰班人,半世爭取民主,但又唔敢犠牲,甚至唔願承認有犠牲既可能。無錯,佢地對民主或許當真有心,但係佢地更愛保全其身,所以無時無刻都妄想將圓變方方變圓,想以最低既代價,換取最高既報酬--無錯,喺香港,民主最好可以當窩輪玩,最好有得摃桿,唔掂即時打靶,再退萬步,換嗰個阿爺應該心儀既方案。

我從來都唔明:點解有人會支持七一五十萬人上街,但係又反對百萬人五月公投。同樣都係藉民意聲勢威迫政府,點解前者氣吞山河﹐後者就噤若寒蟬?香港人咩都無,要同阿爺撐,唯有靠自己長進挺身﹔你唔挺,就要預左俾人壓,屆時唔好怨時世點點點無人帶頭:係無心既,有人帶頭,你都會話佢激進,代表唔晒所有人﹔無人帶頭,你又會食住花心呻一盤散沙﹔問到你呢個所謂理性既市民究竟想點,你就自己想點都一無所知,淨係識扮到迫不得已無可奈可。呢d人,本來其實唔在意民主,但又唔好意思認自己漠視民主,所以見人見鬼都扮晒野話民主好官人想要,去到要訓身時郤又lee又路,左閃右避。盲既都知,當下中共操盤,可以馬行田車斜走將軍無限復活﹐制度滴水不漏。要出奇制勝,一係就暴力革命,一係就好似公投咁利用制度,以其人之道還之其身。前者太誇代價太大唔支持,尚算正常﹔後者不過叫你抽控投張票,你都反對?朋友,你唔想要民主,唔怕認﹔你唔care民主,無人介懷﹐但係千祈唔好扮晒無奈,懶係求之不得輾轉反側,扮晒自己其身經過幾許掙扎痛苦。獨善其身就獨善其身,我唔會怪你,只會睇你唔起。

好喇,我知,呢d契弟唔鬧得,因為會愈鬧愈走,而家理應說之以理道之以情,勸佢地支持公投。但閣下有無諗過,they just don't give a damn!勸到咁上下,係聽就聽,之後就各安天命。你係要做阿爺裙腳仔,你係甘心做阿爺既執金吾,無人吹得你漲。你一心無意自主只要宗主,what can I do? 你大可繼續扮理性--畢竟"知其不可就不為",喺以獨善其身掛帥既價值觀中,又係最合情合理。若然人人寧願自求多福,都唔想、唔信群策群力,還有可教的餘地否?

我估終極普選聯盟既心態有二:一.將拗底合理化,一心尸位素餐,既留得住爭取民主既光環,又唔晒認真落場擦傷手腳,就算啱唔到人,至少昆到自己--呢點係人都睇得出,不贅﹔二. 無公投,即係民意一日唔會揭盅,港人一日都可以繼續和稀泥﹔迫港人開牌,激嬲中共事小,令港人顯露出對民主don't give a damn既真像事大。試諗下:公投成功緊係好,但係個別民主派(係呀,佢地係信民眾自決選舉普選架)一味驚輸而唔諗住盡力去贏,何解?皆因佢地心底可能或多或少意會到:港人未必當真如他們自己的描畫一樣,對民主矢志不渝。好壞話唔好聽,萬一公投落馬,"真相"暴露,你叫嗰班人以後點樣再口口聲聲話民主係港人主流繼續爭取?點樣保得住而家做緊野?點樣去面對半生心力不過一場空既殘酷結局?基於種種原因,即使心裡半信半疑,佢地都必須要挺力捍護"民主既港人主流"既假象--哪怕是剥削港人集體發聲既可能。就同中共怕民意浮面一樣,個別民主黨或許同樣怕民意揭盅而露饀。大家其實同途,不過方向有別--前者怕港人當真熱衷民主,後者怕港人原來一直虛應民主,大家都怕真相。

5 則留言:

在粵港人 提到...

...大家其實同途,不過方向有別--前者怕港人當真熱衷民主,後者怕港人原來一直虛應民主,大家都怕真相。
================
感覺全文最精彩呢句!為此即刻留言致意。其他看法未盡相同。

嚴櫻 提到...

在粵港人:
不妨賜教~

在粵港人 提到...

嚴君言重了,閣下“一介書生”,本人“一介市井”,豈敢“賜教”。

也許因為不夠單純,總覺得司徒華對公投由“應該做、值得做、快啲做”到忽然180度轉舦,似乎是事有蹺蹊,別有內情。好有一比,劉曉波身陷囹圄而急不及待地表明“沒有敵人”,難免令人感覺古怪。
日前長毛在蕭若元人網節目中對此所作的推斷,個人覺得不無道理,值得思考並拭目以觀,看何時可以水落石出。

簡單而言,我不相信一眾民主黨徒,會相信自己“冧得掂”阿爺。

匿名 提到...

簡單而言,我不相信一眾民主黨徒,會相信自己“冧得掂”阿爺。
==============================
其實根本不存在聯盟冧掂阿爺與否的問題,而是阿爺是否冧掂仆街聯盟的問題。

嚴櫻 提到...

在粵港人:
畢竟們所知甚少,我只能從表徵論斷,但畢竟手段如何低蘊如何,最重要是打破理性選民的迷思。


在我們眼中,這個當然不是問題,但不排除有人相信對中共是可以曉之大義說之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