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增加籌碼唯有公投

投身公投,不等如抺殺談判的空間﹔反之,公投正正能夠凝聚、充實民意,增加商議的籌碼。與虎謀皮,不計誠意可嘉,只計實力較勁,尤其關乎寸步難讓的民主,就更要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堅定。

終極普選聯盟的一廂情願,無異於嚴禁上戰場的士兵帶鎗。士兵大惑不解,求教長官,長官豎眉睜眼,一面澟然道: “將士們! 此戰雖屬保家衛國,但須知我們一向志在和平。為向敵方聊表善意化戈為帛,我等必須主動積極,只嗌口號不帶鎗,只能喊不能打! 對手見咱們義正辭嚴,人聲頂沸,必然愧疚膽怯,急求妥協。屆時我們就不戰而勝!”結果? 當然是對方見狀殺打興趣,一批又一批士兵被亂鎗掃射。

五區公投的目的,正正就是用補選這合法的鎗,開出民意的彈,向對手表示堅定的決心,力抗對家舖天蓋地的誤導、恐嚇、污衊和虛奉民意。過份示弱於極權面前,過早向現實屈服妥協,過於低估人民的力量,只會引誘極權打蛇隨棍上,迫你無限退讓。只有單向的善意和體諒,所謂磋商,不過是乞求 – 倘若中央確曾幾許善意過,那今日政改爛方案之僵局?

什麼是不理性?妄想專政有日大徹大悟施恩民主,奢求如日中天的極權會顧念永遠,棄一時之實權與利益,就是真真正正的不理性。五區公投,不是源於公、民兩黨的存心挑釁﹔它是生於中央十二年來對香港民主或明或暗的打壓拖窒,是北京三番四次挑戰港人的低線,是面目猙獰土共接二連三挑起港人的義憤—促動起義的一鎗,早在人大否定零七零八雙普選時響起,不是今天。公投是自保,不是挑戰﹔是絕望的反擊,不是用心不良的僭權 – 因為只有極權僭人民的權,沒有人民強搶極權的權。唯有藉公投讓民意申張浮面,積蓄群眾力量,方能令一個妄稱壟斷群眾、自詡授命於群眾的極權正視現實,與人民之平起平坐,以至凌駕對方,將其拉回談判桌上。任你方案理性務實,沒有藉彰顯民意扣緊對方喉嚨令對方忌憚,對方只會一味繼續緩緩握緊你的咽喉,直至你近乎氣絕,要為活命死求爛乞為止。

5 則留言:

翻墻 提到...

艾未未工作室制作的关于汶川地震学生死亡,校舍倒塌的公民调查

花脸巴儿 clip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1i2Y4YGnrs&feature=channel
_________________
(原题:《词二首》,作者:王兆山,日期:6月6日,版面:齐鲁晚报A26版“青未了”副刊)

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http://news.ifeng.com/society/2/200806/0612_344_593774.shtml
=============================
請耐心看看並推廣一下上列的youtube視頻,凡不想如此這般“被幸福”者,都應該支持公投,爭取真普選。墳前屏幕,留給保皇黨吧。

匿名 提到...

>>>終極普選聯盟的一廂情願,無異於嚴禁上戰場的士兵不許帶鎗。
=======================
呢句有語病,更正如下:

無異於嚴禁上戰場的士兵帶鎗。

匿名 提到...

也可以如下:無異於叫上戰場的士兵不許帶鎗。

匿名 提到...

博主所言,無疑正確,然亦常識而已耳!政治ABC之常識常理,民煮擋徒、終極仆街大聯盟等人,難道會唔明白?一干人等,伊于胡底、究竟想點?

嚴櫻 提到...

匿名:
不要低估"自欺欺人",我一直都覺終極普選大聯盟心底只想以最少代價,換取最高回報。半生爭取民主,騎虎難下,但又想繼續尸位素餐,唯有以理性遮醜,怕死充溫和。一句貫之,個人求生本能,蓋過終極普選理念。搵食而已。

常理易,人性難,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