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既信民主,何不給人民一個機會

一如任何清醒人士所預,終極普選聯盟的一廂情願,換來中央的默然不語。

您未必清楚民協建議的溝淡功能組別方案,亦對民主黨一再慷慨激昂置若罔聞。這些都無礙你的撫心自問: “換著你是中共,權衡利弊,幹嗎要送民主普選予我?”

的而且確,《基本法》第45條及68條分別提到: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最終都會由普選產生。何是何謂 “最終”何謂“普選”,解籤人只有中央,港人無從置喙。面對實力懸殊、事事搬出家國和諧穩定大局的中央,港人要民主,不是垂範猶太人盼救主來臨二千年,就得鼓動群眾自行我路,迫使中央正視妥協。終極普選聯盟的死穴,在於它們明明年年六四大喊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可是心底卻妄想跟魔鬼交易,藉割地賠款投誠中央,哄氹北京自願鬆手專制權力。他們忘記自己在中央眼中,自八九年來便是顛覆政權的骨黑五類份子,連想學民建聯挽鞋中央的資格都欠奉。方案內容為何,根本不重要﹔關鍵是普選聯盟一如台灣的民進黨,理念相忤利益相違,永遠都成不了中共的枕邊人。想民進黨為一夜魚水放棄台獨理念,等於掏空靈魂,民進黨不會再是民進黨。看在任何對極權稍有認知的人眼裡,中央心態其實清楚不過:憑什麼要中央為你幾百萬人的歡顏頌讚,自斷專制極權的命根,播下星火燎原的種子? 先天芥蒂永遠無法消弭,後天又敢忤逆上意迫中央迫假戲真做,除非終極普選聯盟有日出賣靈魂,否則中央就永遠不屑跟你談,暗中反過來分化離間哄騙利誘,沖淡泛民陣營的決心。可是當聯盟出賣了理念以後,就變相是正式歸屬中共,更加什麼都不用談。

公投宣傳,至今將逾半年,聲勢大之同時,卻仍有不少人怕這怕那,說公投是挑戰中央,行動激進,有違港人的理性思維。若然當真肯理性地想一想:倘若公投成功,民意逾五成示意盡快普選,激得中央七竅生煙,中央又可以作什麼報復,憑啥“懲罰”港人的“忤逆”?取消CEPA?禁大陸人在港買樓消費?祖國熱錢要竄、黑錢要洗、名牌要買,同胞才不願鬆手銀包。或說公投公投會破壞港人跟中央的互信?當下之諷刺,是有不少港人或迷戀穩定,半真半假地奢望中央接受諄諄善誘,會有朝一日自願交出真普選真民主,而中央卻偏偏近乎病態,一味顧忌香港成為反共基地,死抓死拖,結果不是香港人不信中央,而是港人太依賴中央,民主理念卻跟中央南轘北轍,註定永遠得不到中央的信任。回首中央十二年的一意孤行,足以證明所謂信任從來虛無。既無信任的憑藉,有什麼可以破壞?

公投的目的,是積蓄人民力量,讓港人對自己對政權明確表態,迫政權或正視民意,或露出猙獰嘴面。要爭取民主,得靠全民﹔要靠全民,就得鼓動所有人的認知和熱誠,讓全民明白自己再無枕於安逸的藉口,必須挺身參與自決,不求少數人一廂情願虛奉民意,跟極權私下交易。你怕中共震怒,中共何嘗不怕民意反彈?若然深信民主普選是終極價值,又何必要在這緊要關頭,吝嗇、低估人民力量的威力?

11 則留言:

GuiltySky 提到...

當看不到前方有希望時...現實再差也不算差

希望在哪裡, 看到的人又有多少?

匿名 提到...

on something worth doing
opinions are always diverse

h.

嚴櫻 提到...

h:
to me, diversity doesn't mean every shade of opinion is right in equal measure. some can simply wrong in the extreme, At least at this very moment, I think what the alliance doing is wrong-headed and wishful thinking.or even divisive and misleading. Maybe I could be wrong, but hardly.

在粵港人 提到...

民主最終係會到來的,就好像地球最終會毀滅一樣。(地球壽命已過近半)此外,只要大陸實施民主在先,敢信香港的民主就會自動到來——不過不知何年何月。

GuiltySky 提到...

人民...嗯

其實平心而論我很懷疑香港的民智是否成熟到足以分清好壞...尤其是中年以上的人

好壞都不懂分...靠現時的公投氣勢只怕很難取勝呢

單靠道理去說服群眾總是很困難的...愛與氣勢比較有效

老實說我信民主...但不信人們信民主
不信民主的人都可以實行民主的, 但不足以實行變相公投
只是現在政府實在已把未來跟現實一併封殺, 才得被迫一戰

阿門...希望香港會再有奇蹟

嚴櫻 提到...

guilty sky

民智畢竟是一點一點地累積,五區公投,總算是啟智的第一步,值得支持。

我覺得一般香港人未必介懷香港是否有民主,他們只期望一個稱職的宗主。民主,有固恩喜,無亦無礙。想他們投身爭取,倒不如食好野去旅行好過。香港,始終都是一個酒肉都市。支持民主,路難行

在粤港人 提到...

GuiltySky 提到...
老實說我信民主...但不信人們信民主
======================
《中國,你憑甚麼?》自序
〈吃飯好呢,還是吃糞好呢?〉
鍾祖康

...在文明國家已經不容再爭議的信念和制度,在中國甚至香港竟然變成沒完沒了的爭論話題。所以說,在文明國家,人們只會討論吃馬鈴薯好呢,還是吃麵包好呢?但在中國甚至香港,人們則依然停留在討論到底是吃飯好呢,還是吃糞好呢?此論或會引起一些紳士淑女的不快,惟非如此不足以描摹中國人不堪言狀之既愚且頑。
......
http://joechungvschina.blogspot.com/2009_07_01_archive.html

在粤港人 提到...

民智畢竟是一點一點地累積,五區公投,總算是啟智的第一步,值得支持。
=================================
旨哉斯言!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了第一步,才存在第二步。

GuiltySky 提到...

嚴櫻:

作為啟迪民智的第一步當然是好 (只是個人仍認為宣傳不足/不夠有效, 因而未能啟迪...足夠), 但問題卻是這已經像最後一步了, 以第一步的方法走最後一步無疑是必敗的, 要迅速跨步走還是靠愛與氣勢好

公投以後還有甚麼手段? 這算是第二個靠自發製造的攻勢了...遊行也好像沒落了
感覺反政府好像還方便簡單點...最少有零散起因

在粵港人:

看不懂你引述的意思...請指教
真正在"討論"的只是政府跟某黨吧
人民更像是無知或無力
(嗯...主觀臆測)

有說中國人反抗力低是因為家庭牽絆重, 太集體化的緣故, 因而不感到孤單與不滿現在

嚴櫻 提到...

GUILTY SKY

我又唔覺公投係最後一步。如果港人肯醒覺肯主動,公投成事,分分鐘係民主運動既一大步﹔若然港人對民主其實虛應故事,公投失敗,責任就只有喺港人身上,係港人自己自毁江山,與人無尤。或許係你對港人及公投取態悲觀,所以先會覺得公投係最後一步。

我個人覺得:公投並非最後一步﹐而係港人唯一可以行既一步。十幾年,港人打橫打直打斜打楝都行過,事實證明:敵我實力懸殊,港人永遠只有被愚騙玩弄。所以公投絕對係絕處求生,敗中求勝--反正港人無咩可以輸。

更重要者,公投可以迫港人正視自己對民主既追求,打破大部份理性港人既一貫和稀泥,倘若結果證明港人對人對民主並非矢志不渝,打死無怨,你我一係不眷戀,一係就繼續默默耕耘。民主係經世大業,無話一蹴而及,今世未竟其功,至少都喺港人民主史上留個註腳,呼喚代代。

在粵港人 提到...

答GUILTY SKY: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