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

示威者…

夜闌人靜,我忽然諗起嗰班當日喺高鐵事件中聲稱"有留血準備"既匿名示威者,究竟佢地最後有無出血呢?唔知係唔係黏緊膠布查緊紅藥水呢?佢地係咪真係安然無恙呢?

恕我對暴力有保留--嗰班人最後都無攪出d咩,我相信佢地最後都認同我既諗法,毅然放棄等同細路發脾氣唔肯食飯餓肚相脅的舉動。暴力,係唔可以宣之於口,一旦有人行暴力之名,不論是真bluff定假bluff,發起人就會即時喪失道德高地,無資格指摘政權力以暴力相待。唔係叫你坐已待斃,而係就算要還以暴力,都要係政權先出手先。何況哥仔你口行行陣前吹雞陣後退守好容易,難為若干人真係俾你講到好似非得以性命相搏不可,倘若真係有人嚮應你號召然貿送命,吹雞既你良心點過?
我一直都想問嗰班人:廿三條時無人嗌流血,你高鐵時話黎搏命,點解?究竟你係一時意氣、英雄本色上腦,定是純粹製造花絮炒作? 當然佢地有做烈士既理由 (雖然你最後無做到),但我想勸佢地,留番條命,用多d腦,真正為社會公義以非個別事件做點實事。

陳巧文,我瞭解唔深,不過有一件事,我倒覺得幾得意。先唔講我對西藏獨立與否既看法,佢阿姐聲稱只求改善西藏人權而非鼓吹獨立,何解佢示威時就偏偏攞住支象徵西藏獨立既雪山獅子旗?好喇,當佢支持西藏民主但又曲線承認西藏係中國領土,咁又何解淨係為中國既一個自治區發聲,而唔係為全中國既民主抗議?你幾幾時又聽人示威深係話爭取改善四川、河南、河北人權咁零丁?

我覺得如果文姐真係鼓吹西藏獨立,香港言論自由唔怕講,但係思緒應該梳清。可能獅子旗不過係爭取曝光既手段,我唔知﹔又或者文姐可能礙於群眾壓力而忽然tone down信息,我亦唔敢估。但我只係覺得:死衝之前,諗清楚自己行為既目的、信息同理念。當然,或者只得我咁吹毛求庇,香港正值亂世,只需要一個一方面義無反顧地跟政府周旋,一方面又軟弱得受壓時我見猶憐的圖騰,象徵港人明明要螳臂擋車但又頑強抵抗既渴望同悲壯。不過下次可唔可以make sense少少。

做奴才既,可以反邏輯、可以低智,但作為反奴才暴政既一員,自問至少要喺思維、理念同分析上勝過對家,經常見newsgroup有不少人潑婦罵街喪鬧中共,偶然諗到一句串句賤語就沾沾自喜,我唔會覺得佢地俗定點--因為係香港今日呢個大環境,令佢地只能用呢d無聊、幼稚既方法黎精神自慰--呢d事我亦不能免。不過雖然話大局已成,但亦唔代表香港人唔可以翻盤,千里足行始於足下,來日公投,翻盤係時候,全民起義,勝過少數義憤填櫻。

1 則留言:

GuiltySky 提到...

對啊~ 當天就是包圍立法會等政權出手, 可惜棋差一著

流血派終歸只是少數派...要佔據道德高地太難了, 何況還明著跟大聯盟的意向背道而馳

他們的觀點我仍然同意
但革命可不能隨便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