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

告民建聯呃秤偽冒

民建聯糾結無知海關,踩上社民連的年宵攤位沒收無恥禮義廉T恤,情況儼如大陸公安在天安門廣場怒搶法輪功橫額,惹人發指。
人說如民建聯廉恥破產,收恤一事,足見其黨智商是十足負資產:被惡攪者自我惡攪貽笑大方,當真大愚弱智。告社民連侵犯版權?先不說T恤徽號並非其黨黨徽之十足倒模,筆者愚昧一問民建聯的黨徽何時忽然成了商號? 要告?何不順道告社民黨剽竊管子管子‧ 牧民篇中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一句?未見匯賢智庫的掃把頭喊人焚書坑圖,卻見民建聯大喊海關,即建聯視自己乃一商業機構兼註冊品牌。筆者非法律出身,卻想知港人能否入稟狀告其二罪;第一是偽冒“民主”商標,在“建港”時其“聯盟”尅扣民主 -- 二零零七變二零一零,貨不對辦兼羊頭賣狗肉? 罪名是呃秤,呼召海關豈不更是恰當? 第二乃誹謗,向中央訕民賣正,壟斷兼醜化“愛國”、“愛港”等標籤,動輒詆毁異類禍國港獨,污衊真正心繫家國的泛民及港人,使中港無從坦誠相交,令中央在港人心中英名盡喪。假如人大有意入稟義助大狀費用,港人肯定樂意投身訴訟,屆時同仇敵愾,仝人必然和諧 -- 反正狡兔死走狗烹,及中共拿手板斧。一條惡犬渾身是菌兼反咬罪人,丟之何惜?
崩口人崩口碗,發惡,皆因刺中傷心處。對付只辨尊卑不問是非旳奴才,跟他拳腳相交紥馬對罵,只會讓其有表忠立功之機會,沾沾自喜。奴才最怕是啥?怕失寵於主人,受為大眾賤視卑惡。一句禮義廉,恰如在大監面前大搖用來盛裝寶貝的小福袋,使他/她(?)從心底都卑視自己,無法迴避自己的荒謬。這非低裝無品的戲謔,而是義正辭嚴的諷刺,既是對方撩民者賤,當然打死無怨。相比對家剥民自肥,這些所謂惡攪,根本兒戲﹔較諸對手終日怒斥泛民為漢奸走狗等純然咒罵,簡直是望塵莫及。
戲謔政權,令政權無地自容,是自由社會挑戰權威的常見手段。它是一種生於荒謬體制的絕地反抗,既笑中有淚,亦諷載無奈。政黨面對公眾,亦始於公眾,受公眾冷嘲熱設諷,理所當然。想在人民面前抬得起頭,就要講良心、顧公眾、做實事、爭公義,不是學足阿爺手段打壓了事。若民建聯有本事,亦大可惡攪對家,一併創意?啊!筆者忘了:民建聯不玩惡攪,心態就如他們不參加公投,怕屆時攤檔問可羅雀T恤無人問油津, T恤公投先輸一陣!各位支持民主的港人,那就不如就買T看成公投前哨戰,呼籲親朋好友人人一新T,翻印再翻印,借消費變相公投,開真公投的前哨戰!

2 則留言:

vvip 提到...

新年好!
點都好 已經比人玩一餐 奈何~

嚴櫻 提到...

VVIP:
呢件事鬧劇一場,反智浮面,無野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