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當熱錢變成岩漿

政府一面不認樓市起泡,一面又要消弭公眾對樓價急飊的不滿,唯有剪枝修葉,在財政預算案中建議將2000萬及以上之豪宅印花稅調高0.5%。

0.5%的增幅,對於本地炒家及祖國大款,連隔靴騷癢都不如 -- 熱錢氾濫又出路有限,他們怎會介懷多付政府一個幾毫? 只要交投繼續熾熱,燙手山芋有拋有接,反價一口都賺夠有突。今時今日的毫宅,矛頭瞄準祖國同胞,只要同胞一日豪爽肯不問價買,豪宅市場自會如常塘水滾塘魚,成為謝絕普通港人的專賓賭場。

最為樓價急升所害者,從來都是一批高不成、低不就的邊緣中產 – 正所謂 “毫有毫炒小有小炒”,起首不過百餘萬的二手私樓,竟然能乘豪宅熾熱、市道暢旺而乘風起浪。邊緣中產薪金不過二、三萬,逐年升幅永遠遠遜樓價,只有可望而不可及。想買居屋? 興建居屋,其中一個目的是鼓勵公屋居民置業,騰出單位予長期輪候之人士,故入息上限奇低。現在即使政府承諾增加市場居屋數量,入息上限一日低企不下(非公屋住戶一人入息上限約莫萬二,二人同行亦限於二萬三以下),邊緣中產始終是無緣問津,無福消受。無首期的明知買比租貴,也要迫捱貴租﹔努力儲蓄中的一群,又永遠望塵莫及﹔即使首期勉強湊夠,也要被迫加碼追捧承受沒頂風險。有亦煩,無亦慘。

要壓抑樓宇炒賣,不外乎限制熱錢從外地湧進、 增加按揭成本及增加樓宇供應。無奈現時香港或怕樓市瞬間一下崩塌,或對祖國大款愛多過恨,無力、亦無意阻礙熱錢流進 ﹔至於按揭成本增加,即針對銀行推出低利率產品或增加按揭保險費用,前者政府奉行市場主導,對銀行頂多相勸,無所約束,後者升幅亦遠遠比樓價熱炒時的升值遜色,對勇字當頭的炒家而言,不過雞毛,誠心上車者照樣要被高樓價騎劫,進退維谷。對於真正但求有窩而居卻能力有限的升斗市民,在增加居屋供應之上,政府應同時調高入息上限,一來個能舒緩住屋需求,二來可吸引原先被要迫參與私樓市場賭大細的邊緣中產,免他們成為崩盤的犠牲品。

當然,只要港人一日將物業視為有利可圖的搵快錢手段,炒買就永遠都有。當中部份無力跟注者或為貪婪所閉,最終自食其果。政府之壓抑樓價之難,在於無力抵擋豪炒的毫炒,又不敢在普通中細價樓為主的二手市場動刀,怕落得一個只許大款富貴,不許少民發財的干預罪名,進退兩難。熱錢一如雞肋,熱錢入,豪宅升,人造聲平﹔豪宅升,又令二手蚊型中價雞犬升天,業主高興,層層琴瑟和鳴直至末日大審。熱錢來,無人嫌多,不可不愛﹔可是多到崩堤,最後淹死的又是九成邊緣掙扎的港人。成也熱錢,敗也熱錢,真心想老實市民有個如願足矣安樂窩,就看政府站在大地產商及炒家那邊,還是升斗小民這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