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官不聊生??

聞劉皇發先生喊出“官不聊生”一詞,作為人民的筆者,實在覺得痛不欲生。
做官,僱主是民,人民批評官員,就如普通老闆訓示下屬,本來就是恰如其份。有多大的權,就有多大的責任,行事處世必須百倍謹慎,接受人民最嚴厲的監督。受不了批評,應付不了反對,香港既不是捨他其誰,高官大可退位歸隱,讓香港人有權另選賢能,無謂尸位素餐。
相比民主社會,在香港做官,一方面人工最高、排場最足,另一方面卻受氣最少,嘴面最囂。不論他犯了什麼錯,那怕他如何落力媚爺賣港,只要長官屬意,所謂問責官員,不外乎是給傳媒吵罵、給網民惡攪一番,只要循例灰頭肚臉,又或如常木口木臉,地位就能絲毫不移,任何人都拉不下馬。推銷政策時,高官可以解釋欠奉,可以參詳無意,隨身自有人搶閘勤皇保駕,幫政府造謠生非指桑罵槐亂扣帽子,然後方案行禮如儀,如常通過。不論政策多麼的糟,推銷技倆如何低劣,永遠就只有政府 “誠意十足”、 “開明聆聽”,永遠只有少數人冥頑不靈,全心阻礙施政,亂港害港。
「其實市民都幾好做,有言論自由,可以隨時發炮!」劉先生,只得發砲而永遠打不下一幫庸官,有多好做?發砲又有啥問題? 或許隨時發砲不是問題,打中政府要害才為你最驟忌。言論自由,不只是歌功頌德放煙花。發砲打中你要害,只能怪你自己大開中門禍從自招,不要老羞成怒、怪發砲者百發百中。沒有十二年的劣質管治、利益輸送、民主摧殘和訕民賣正,一向理性溫訓的港人才懶得向政府放砲。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一切全因在上者有權亂使禍港委民,教港人忍無可忍,同仇敵愾。假如朝九晚五每月十幾萬收入的高官,還有那些職效成疑、身份不明、隱世逃遁的副局長及政治助理都算是“不聊生”,那些每月不過四五千的外判清潔員,那些畢生為地產商賣身,卻無望求得一棲身之所的中產又如何聊得生了?難怪曾特首會說市面二、三百萬樓依然多的是,曾財政司長怪青年人只擔心屋苑是否有會所。他們多少反著映若干八十前的心態:我已上位,你們在下的跟我一樣努力便行,吵什麼? 說著說著,他們忘了自己之所以得居高位,不過是歷史契機使然,是他們肯撕破臉皮,做其兒皇帝稱奴納貢而已。
那個地方的官最能聊生?對劉先生而言,必定是他最親的祖國—做幹部權大過法,包倡庇賭、納賄瀆職不受制衡,國家資產一把抓,財富暗移海外炒股買樓,袋袋平安。可惜,事實證明:中國是一個做官最能聊生的地方,亦是一個最民不聊生的國度,尤其對弱勢窮困的多數,更是苛且偷生。任何真正心繫港人者,應該反而慶幸香港高官官不聊生,更好是讓七百萬港人主宰他們的死和生,讓香港可以繼續讓港人聊生。

1 則留言:

GuiltySky 提到...

說出"官不聊生" 本身也很違反八十前的"價值觀"呢~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