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來者不善 善意何往

政改諮詢臨近尾聲,溫和民主派為免政改原地踏步,各自拋出讓步建議,向中央表達善意。其中民協不再堅持取消功組別,建議以政府方案為基礎,區議會及直選議席各增十席,二零一六年再增二十個直選議席,以圖 “溝淡”傳統功能組別,待二零二零年時便足三份之二之票數廢除功能組別,立會一百席各有一半由地區直選及比例代表制選出。

本來是債主,當下竟成了買家 ─ 中央竟可開天殺價,港人卻要落地還錢,還要退個八千里路雲和月。民協之方案,表面先犯均衡參與的大忌,繼而暗裡妄想中央安插於功能組別的隱共勢力自裁,先天註定不良。先不說四十席“僅供湊數”、仍然受分組點票所抑的議員如何加重公帑負擔,亦不談最為親中陣營所關切的“無限拉布”,單純想以人多溝淡功能組別,不等於能削弱中共對議會的滲透,不等於中央不能落區操盤。所謂六十席直選議席,多少會落到明共隱共的口袋,無人可料﹔能否有達三份之二票數之可能,疑問一個。票數成疑,即民協 “二零二零普選一步到位”的想法,就一如過去的二零零七/二零一二,一廂情願。今日議會功能直選各佔三十,泛民尚且可將阻擬普選的責任歸究於中央操控功能組別﹔他日議席一百,功能議席份額減少,中央轉戰地區,一旦三份二仍然遲遲未到,中央屆時大可堂而煌之地聲稱選民依然認定二零二零太急太趕,挾民意拖普選拖個天長地久。拖延一久,難保拖得部份“理性”港人無何奈何,以功能組別名存實亡為名,以中央退讓已多泛民還求什麼為名,甘願止步於這六十席直選的次選,一了百了。

八八直選至今,香港的普選路已走逾廿年。要港人再多走十年,必須有一無可懈擊的理由﹔假如多走十年,換來的卻依然是一個普選的可能而非終點,憑什麼要港人再白等一場?溫和民主派那邊廂批公投未有民意基礎,這邊廂卻慷民之慨先行退讓,還妄想中央善善相報 ─ 倘若中央當真有心普選,起首政改方案又何必繼續架床叠屋,再加有去無回的功能組別?如何迫得港人要靠公投發聲?回首歷史,中共肯對敵聊表善意,例子隨手一抽,就有早年北伐前夕寄生國民政府、行將黨亡時再度妥協鼓吹國共抗日,還有近年對釣魚台主權的低調“強硬”,以及跟日本共同 “開發”理屬中國的東海油田等等。事實證明:中共只會在不夠打、不願打、不敢打的情況,方會侃談善意﹔溫和民主派小貓三四,又無力儲足民意力量鼓動民情,憑什麼學談底線,要中共忌憚,跟你對等磋商?公投成功但刻意忤違,至少令中央擱不了道德的包袱,在世界各國面前進退維谷﹔你小黨一個卑微的進言,聽之無妨,棄之何惜,根本不值一哂。普選能否達成,關鍵從來不在於民主派有否善意,亦非港人的真正意願,而是中共能否持續、永遠牢牢撐控香港的政治生境,避免讓香港的星星之火燎原全國。中央不是怕任何一黨有機會助大議會,而是怕中央嫡系無從壟斷議會,讓對手有挑戰中央的可能。今日泛民廿三都敢向中共叫價,中共還會讓你以後有機會儲足籌碼?

一語貫之,任溫和民主派設想周到,情意綿綿,權力就是容不下一刻的仁慈。類此所謂理性溫和的建議,會動搖極權的根基,對專制極權而言,一概激進躁進,大逆不道。中央要的理性,是被統治者不吭一聲不作點評,甘願接受嗟來之食,服膺和諧大道。中央強硬如故,皆因恐懼,港人倒該放心﹔倘若它突然跟你講善意,港人反而要提高警覺—操盤為它,象可行日馬可當車,殺著處處,只怕普選最後會死得不明所以。

2 則留言:

vvip 提到...

可能是來一招 請君入甕

在粵港人 提到...

十年又十年,“十年”何其多,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鳴也死,默也是死,幾大幾大,燒賣就燒賣,一於起義,不惜犧牲,解放香港!

曰:
留得心魂在,
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
夜夜照燕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