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

熊貓離不開中國

奧運開幕前後,人人望中國把握機會改善人權。
馮正虎獲准回國,又有專家聲稱北京明顯手鬆,忘了譚作人與劉曉波行將鎯鐺。
要理解中共對人權操控是嚴是鬆,從來都是痴人說夢﹔但偏偏總有什麼中國人權專家固執性樂觀,終日游走於自我安慰和自我蒙敞,妄想中共政之初性本善。只要一有喜慶場合大時大節,中央就會心軟,會厚待異見,大顯開明大國一面。
就像妻子總日被丈夫施於拳腳,有日大除夕晚,暴虐的丈夫竟然打小兩拳,妻子喜極而泣:“好了好了,丈夫終於收手了。我早知他始終是愛我的呀!今天他放輕手腳,過了數天,就會連碰都不碰,哄我都來不及…沒錯!再過這幾天,一切都會很好的…”
最後結果如何,習慣受愚騙、失望、夢醒的中國人,心知肚明。
終日唱好中共溫良恭儉讓的一幫,或歌功頌德,或真心盼望。或許,一廂情願,是中國人逃循不堪現實的唯一方法。明明人權根苗為極權摧殘水土失流,他們也照常抱著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意亂情迷,寄望發財當真立品,人權當真有日叢生中國。可惜夢還是夢,它比超英趕美還可笑,比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總路線更無稽:在中國,發展只會壯大專制的獨裁,財富只會換來先富一群的簇擁。有錢就有人權,大國的堀起,代價就是要將民主、公義、自由的根苗連根拔起,寧要獨裁政權君臨天下式的高壓,和諧一時,都不要群龍無首的一時陣痛,長治久安—因為只有政權對發展那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堅定,方能令中國繼續沖刺騰飛。富裕的生活,令人更潛沉溺物質,物欲失控﹔而渴求個人自由的靈魂、悲天憫人的惻隱、知恥識義的良知,卻未見釋放,反而無限退讓和妥協。
今日中國國力強橫,連外國都有所忌憚,為實益變臉﹔面對八九年舖天蓋地的制栽,尚且無所畏懼﹔今日指點全球經濟興衰大國新貴,就更不賣誰的賬。奉迎中國就是識時務和衷共濟,譴責中國就陰謀圍堵不得人心,中共雄起,百姓只會更卑,維權人士的捉捉放放,不過如定時送熊貓到外國故作親善,是籌碼,是形像工程。別忘記,熊貓終有一日要回國,永遠走不出極權的擺佈。唯一不同的,是臥龍為秦城所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