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作人與作奴

譚作人入獄,沒話說。
活在一個為形像冤死枉生的冷血政權,官逼民反,是應份。即使是顛覆,也是義舉。筆者還嫌大多人昧著良知,不願顛覆。
愛國,是愛民,不是愛權。一個政府可以任由人民枉死含冤,不過愛權﹔一個民族對政權冷血置若妄聞噤若寒蟬,只是畏權。
一名北川中學家長聞說譚作人被判入獄,非常難過: “但是現在沒辦法,我們人單勢薄,政府一黨執政”。
沒錯,四川地震受災人數逾一千萬,這叫做 “人單勢薄”。
地震捐款有多少落得到災民手中,無人知﹔只知絕大部份要經地方政府自行調度,交予一個個治下出現豆腐渣工程、簡接害死過萬莘莘的地方劣官庸吏,當中牽涉多少黑賬假數偷龍轉鳯,不好說。只知他們既能貪得建學校的一個幾毫,必然受不了蜂湧而至的億萬雪花銀,花都花得當之無愧正辭嚴。八方支援,就“脂”了他們。
本地報章日前報導:重災區綿陽市建房用的紅磚,數月後盡成粉磚,一捏即碎。業界指是事件出因國土部門把關不力,使用含鈣量超標的紅磚,遇水便脆,再有地震,樓房必然倒塌。牆脆?沒緊要,哪會這麼倒霉?百年一遇的地震,純屬偶然﹔最重要時趕快瞞哄災民、趕快交差和趕快貪,就算以後地震再來,已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追咎不了的。
沒錯,人單勢薄,什麼都追不了。
明星捐款,被傳媒揭發報大造假。一場大災,賤賣關愛,風頭價高者得,暗盤卻大封慳囊。你十萬我百萬?純粹營造團結氛圍,鼓動善長慷慨,銀碼隨便說說而已,明星就是做秀,何必認真?為名牌代言都動輒千萬,肯主動為賑災務露面推廣兼為善最樂,我們這些明星其實犠牲很多啊!只針對那連待應小費不如的幾百大元捐款,真夠委屈!講多益善,捐少無拒,國家全民盈眶揚威族魂事大,計較幹麼?
沒錯,連四川災民都無權計較,我們還計較什麼?
地震後年多,當日的共哀同悲,都如紙錢飛灰翻飛。由事發到今天,四川大地震,恰恰是一幅突顯中國體制荒謬的寫照:先是兇手害你家破人亡,繼而是兇手代你接受所有支援兼對你軟硬兼施以圖隱瞞。你想申冤,又只能走到兇手面前妄求明白公道。
難怪四川災民如此無力。
可是又怎能怪其他這幫抬頭抬底連路都不看的中國人呢?咱們中國人現在除了有錢,就什麼都沒有﹔既將唯一的都給了災民,畢竟地震已過年多,還想苛求什麼?譚先生他風高亮節兩袖清風,我卻有很多牽掛考慮呀!我維我的命,他維人的權,河水不犯井水,沒相干,钬英雄,我敬佩他便行吧?
沒錯,在中國,作奴永遠比“作人”安樂福康。或許他們其實心底明白:四川同胞這麼慘,就是因為投錯胎,因為窮。有錢就有權,要維權就得掙錢,這就是命,沒有人要負責,沒有人須內疚,只有認命。活在中國,沒有良知束縛,日日繁花似錦,待宰待得諧得到不得了,真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