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致華叔的信

一笑若能泯恩氿,一病,當可弭分歧。
末期癌症,乃指癌細胞已自原發位置擴散至其他主要器官,範圍大得連手術都不能切除淨盡。病人一般只能藉化療、電療消滅腫瘤或壓抑擴散,或同時輔以藥性溫和的中藥調理身體,增強體質,舒緩化療及電療對身體的傷害。
原發自中央粗暴干預的偽民主/反民主惡性瘤,十二年來以釋法、打壓、分化、養佞、分組點票等手段,不斷侵蝕、傷害香港政治體制僅餘的民主元素。出爐政改指明要增加五席易請難送的功能組別議席,就更是嚴重有違普選定義,無異於刺激癌細胞進一步盤踞及操控全身,急速侵吞民權陰乾利益,直至香港民主精竭力疲,返魂乏術為止。香港政制本已先天畸型後天虛弱,現在再加癌細胞裡裡外外極速迸發,可謂病入高肓。
抗擊癌魔,是一條崎嶇不歸路,必須要有適切治療和堅定心志,方見奇蹟。一直以來,港人純抱協商互諒的心態,奉行理性,指望遊行、絕食及抗議等溫藥能撥亂反正﹔然而面對極端彰狂的腫瘤,溫藥不但無助抑制體制內之癌細胞,更無法鼓動身體發揮免疫同心抗病,令更多好細胞沒頂變異,病況急轉直下。非常時期非常手段,五區公投,正好如西藥的化療,能藉彰顯民意堅定意向,一舉壓倒腫瘤之攻勢,使癌細胞有所忌憚,看似過烈,實則必要。的而且確,癌細胞遇上化療藥,一定會更見瘋狂,絕地反抗,而且公投亦確實令公眾出現分歧,有自傷元氣之可能﹔可是眼下惡性腫瘤得勢不饒人,就只得靠同樣迅速嚴正的公投制之,以民意擋架,目的是先爭取喘息運轉的餘地,充實談判資本,方能再謀以藥性溫和的中醫調理身體,尋求互諒妥協的機會。支持公投並非藥石亂投,更非否定溫和路線之可能﹔但要與頑強非常強弱懸殊的惡性腫瘤作持久抗爭,就只有靠是中西合壁溫烈兼攻,抑制病情兼固本培元,儘可能維持一帶瘤生存敵我相制之狀態,徐圖大計。
港人深明妄想癌症不會不藥而癒,亦不望單靠公投就能一殲前所未有的惡瘤。單靠化療,會玉石俱焚﹔純望中藥,亦只怕時不予人,中西合壁能夠在激烈抗爭中為身體換來時間,得以繼續抗爭。藥高一呎癌高一丈,抗癌從來零和,民主抗爭亦然,繼續任癌症肆虐,只會斷送畢生,留下一個破軀殘囊,靈魂失喪。
華叔,您是香港民主運動的精神領袖。聞知之你選擇中西治療,筆者既望您能早日康復,亦望您能體會支持公投者的苦心。即使您無心公投,筆者亦希望您明白:不論在抗癌和民主路上,即使殊途,您都不會孤單。您的戰鬥,也是港人的戰鬥,七百萬人,同樣努力抗爭,目標從來未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