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誠信破敗乃專制之必然

去年,河南省文物局宣佈發現隱沒歷史一千八百年的曹操大墓,瞬即惹來種種揣測質疑,指河南省當局有意炒作旅遊景點。即使及後得到社科院及國家文物局的專業鑑定信心保證,至今民間仍有不少人質疑大墓真偽及價值,如指墓主文物刻字出奇清晰,有早被盜墓者偷龍轉鳯之嫌,或墓主其實另有其人。一個個考古權威本該無可置疑的國家機構屢受質疑,是一抺中國誠信破產的側影。或許局中專家當真有一定資歷中立公正,無奈 “御用”有罪,揹上一個失信於民、波詭雲譎的政權,免不了有的無的之放矢。

中國政府失信於民,大家心知肚明﹔可是連明星都敢誇大個人捐款數目,藉國難虛構良善,此事對誠信之衝擊,絕對沉重。當賬災扶民都可淪為爭風宣傳的場合,當信誓旦旦都不過夸夸,庶民的偷呃拐騙,又有何大不了?

在個人誠信急速瓦解,而法律制度又久久不能完善之困境下,猜疑成為生存及自衛的防線。連最該、亦最有能力擔當道德楷模的領導及名人都虛應信用,上行下效,民間的欺詐失信怎會不雨後春筍? 得手和受騙多了,慣於失信於人和屢屢受騙的一群,再不能、不會和不願相信人與人之間有誠信的可能,無法分辨合理懷疑及無理誅心,動輒臆測。結果便令重諾守信得不償失,誠信再無立足之地,惡性循環延不止。日子一久,偷呃拐騙業已無所謂對錯,只有騙得多少及得手與否。受騙必然,敗露未必,既是如此,只有徒嘆倒霉。你不騙人,人亦騙你,一切頓成天經地義。

要挽回中國破落的誠信,以及人民與政府及社會領袖的信任,是渺茫 -- 因為專制之生成,是靠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去維繫,藉此愚民役民。而今天中國之怪狀,乃民間明明老早懷疑或不為上層所惑,卻又樂於默然唱和相濡以“昧”,以求在一片假默契假和諧之罅縫中,為個人及早謀一穩妥發圍之生路。

在民主社會,民主法治建全、獨立傳媒蓬勃,公眾對政權的不信任,隨時可轉化為、擴大為制衡政權的公民力量,改弦易幟,撥亂反正﹔但在中國,民主法治蕩然,獨立傳媒不振,政權打壓嚴重,同樣的不信任,同樣的 “疑”,無從化成相同公民力量,只能繼續以猜度、揣摩或孤疑的形態存在。再多醜聞曝光,頂多是加深公眾對這些潛規則的理解,無助破局。潛規則愈浮愈多,人民就愈多疑愈不願信﹔只能疑卻無力變,疑又生疑,最後滋長犬儒與陰謀論。結果是左一句 “沒辦法,得接受”,右一句 “大有大騙小有小騙,沒什麼稀奇”,不時再來 “這裡肯定有什麼陰謀”。樂於默然附和,或許是出於明知一切徒然,無奈接受你騙我疑我疑你騙之必然,望上下左右可以和稀泥地混出一個美好明天。

重建誠信,要政權以身作則,要體制大刀闊斧,要民眾自發自悟。無奈專制維權得靠騙哄愚惑嚇,妄言誠信,無異於偏繭自縛劃地為牢。既是上行下效依然兼無所制約,誠信只有隨急速增長的經濟、愈益複雜緊張的利益關係,日趨破敗。這是專制之必然與荼毒,劣根不拔不修,遺害只會根深葉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