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慎防公投被滑稽化

兩個牛仔厲眼雙投,一個劍拔弩張準備拔鎗,另一個咬牙切齒豎眉睜眼,一片肅殺。正待交手的瞬間,二人身後忽然一聲馬嘶,睜眼的立時被嚇得臉容扭曲,眼見對手行將提鎗 “掹雞”時伸手喝停:“你不要亂來!我想清楚了,不跟你在這裡浪費時間浪費性命!你…你等著瞧!”說罷徑自轉身,雙腳雖然抖震得向內微屈,但仍勉力裝作輕鬆的步履,大搖大擺,地下泛黃的閃著一灘。
民建聯全員縮沙,正式代表建制派全面退出公投,美其名謂 “唔同佢癲”,實則是怕輸難招架。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假如公投不幸未能達標,你信建制派不會悻災樂禍,喊公投不得人心,港人終歸循序漸進?公投成事置若妄聞,公投失敗就打蛇隨棍,進可攻退可守,建制派的如意算盤打得噹噹響。
建制派全退與否,其實並不重要。畢竟公投成敗如何,全繫於議題是否為全民關注、港人能否踴躍參與,缺少對壘元素,對戲碼影響不大。何況對手大可藉奴文諛論口誅筆伐,愈近公投日子,攻擊必然愈烈,不怕煽不起群情洶湧。公投不止是黨與黨的對決,更是港人與不公體制的抗戰﹔真正的對手,不限於對家擺在陣前的五個玩偶,而是背後扯線的小數專制勢力。只要不公制度一日存在,就不愁沒有對手和抗爭的理由。
建制派聲稱會否定撥款阻礙公投,還不是動機一個:因政治權宜而任五席懸空。口口聲聲做實事,卻任五區各欠一民選代表以逞私利,算什麼 “實事”? 若按建制派過去所言,議員請辭是侮辱議會尊嚴有礙民生,現在置五席民選議席懸空而照常行事,何嘗不是對民選體制的侮辱,對議席背後廣大民意的蔑視?口說朝未來全面普選進發,這刻卻視普選議席可有可無,表面反公投的建制派,究竟是反有人玩嘢,還是在反真普選?
不怕你不理,最怕你調戲。筆者不怕建制派不聞不問作壁上觀,只怕有人將公投滑稽化(caricature),刻意令公投淪為鬧劇。手段好簡單,找幾個略為知名的臨時演員扮鬼扮馬參選,化名惡攪五位辭職議員: 梁國“紅”日夜抬著棺材扮黑白無常招搖過市,黃“郁”民的當街拖著惡狗巡遊,陳偉 “孽”在街頭逢人擲蕉,陳“屬閒”在旺角搭台做樣板戲,梁“奸桀”車站派巾,甚至找上扮上胡溫鄧江毛,照樣動員鐵票與公投抗衡,一方面能以笑料轉移視線,掩蓋公投嚴肅的本質,另一方面教本來有意參與或心意未定的選民嗤之以鼻,簡接趕客 。假如公、社兩黨任人將人為攪亂與公投本質掛鈎兼日夜轟炸惡攪,影響絕不下於土共亂吠狂咬的妖魔化手段,不能等閒視之。
所以支持公投者,必須心思澄清,處變不驚,斷不能為對方所惑所嚇且戰且退,更不能讓對方搶奪話語控制權,必須不斷重申公投的議題及正面目的,由民意認知到投票現場,寸步不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