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5日 星期二

動手只宜投票時

任何社運,牽頭者多為年青人,當中尤以學生最多。青年人有理想,少牽掛,有活力,敢申張,良知未為現實摧折,道德未為謀生出賣,永遠是衝擊不公體制的急先峰。政權礙於新生代之激情,又深明社會偏向憐惜、支援未來楝樑的情操,除非狗急跳牆妄想發作,都儘可能有所節制,不敢以硬碰硬。

元旦遊行,社民連及個別年表抗議者涉嫌 “挑逗”警方,在中聯辦外釀成體衝撞。翌日報章各自表述,有的聲援示威抗議有理,有的危言聳聽視之為大亂序章。筆者只道當時群情洶湧,摩肩接踵,有人或捺不住急性舉止乖張,有人或警惶失措顧這不顧哪,肢體衝撞自是難免。論嚴重情度,它們還不如校園欺凌之皮毛。

行為不甚激烈,不代表行動正確。民主運動是一種少數牽頭、鼓動全民的集體活動。尤其雙方懸殊,要作任何舉動前,至少也得理解自身之大環境及群眾之心態,以免取態與群眾相距太遠,反惹公眾側目,自裁根基。港人普遍特重理性、溫和及磋商,示威者單方面舉止衝動,都只會揹上搗亂、破壞的罪名。社民連既已為總辭象徵,一旦為有心人牽引胡訨,總辭形象會連帶受到破壞,糾正困難。

衝撃,不一定要以公眾側目之動手動腳。以動制動,只會造就政權以維和者自居﹔訴諸示威絕食,亦是自慰有如,終歸無法令政府陷於道德低地坐困愁城—(假如香港良心陳方安生或民主之父李柱銘自願絕食兼不限鐘數,政府就必然不能無動於衷,然而筆者當然不能慷他人之概,純粹胡訨)。前者之冒進,會令不明所以的中央大亂恐懼症發作,以硬還硬﹔後者之鼓縮,亦為中央視之要錢要禮之哀吟,如常派錢造勢消弭,兩者對抗爭貢獻有限。唯有以制度衝擊制度,以全民參與代替少數簇擁亢奮或個人明志,要中央無法逃避或扭曲全體港人的表態,方能有扭轉莊家長期通殺、港人有賠無贏之困局。

總辭之精義,一為讓全民就普選嚴正表態﹔二為打破大多數港人與政權和稀泥之悶局﹔三為為政權掃走 “居中調停”的哼哈二將,能正確面對、解讀及處理港人的真實訴求﹔四為搏中央會礙於民意及國際輿論而鬆手讓步﹔五為將道德包袱全數擱在中央身上,使硬不得,使錢亦不能。這是千載難逢。然而,倘若總辭卻因少數人之一時火爆而遭連坐,被民意一併抄家問罪,就是明顯不過的放“虎”歸山,控制不住和不受控制的一群,雖不搗總辭,總辭卻著實因他們而崩。正值爭取民意關頭,為爭取最廣泛的支持而非少數人的擁擠,克制是唯一出路。不是因為怕中共,而是為顧全香港人的真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