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華叔

見你近日在電視惡形惡相,我忽然覺得你有點像鄧小平。
八九年六月的鄧小平。
華叔,我尊重你,尊重你為香港民主奔走半生,尊重你對民主的矢志不渝。我不時覺得:你無愧於港人,只有港人虧欠你。我們的耽於逸樂、我們的故作理性、我們的貪生怕死,令你同你的戰友不時形單隻影,要獨個兒擔起巨石上斜,又要眼巴巴看著它徐徐滾下。
可是,尊重歸尊重,你對總辭的批評,我實在不能苟同。
華叔,撫心自問。
你反對總辭公投,是因為你認定總辭無用,還是純因社民連事先未有諮詢議會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
太過誅心之論,太過穿鑿附會,對你不公平。
我收回上句。
然而,你不是曾經批評支持總辭的李柱銘政治上從來不成熟,共產黨不是這樣對付?
敢問華叔,你幾十年的抗爭,又何曾令中共屈服過、忌憚過?
為什麼你會認為港人跟中共,有玩政治、對奕的空間?
華叔,港人要跟中央周旋,不是夠班不夠班的問題,而是連入場的資格都沒有。雙方的實力和資源,實在太懸殊。
更重要者,中共跟八九年前後的歐洲共產政權不同:它絕對敢孤注一擲,做出一些危害人民感情、尊嚴、甚至生命的惡行。它真的將中國看成跟中共一條命。
沒有道德束縛,只有國家為上、穩定為首,這邊廂的它,什麼都做得出。
那邊廂,比大陸擁有更多自由、更高學識的香港人,他們終歸是中國人:餓就求飽,飽就求食得好,食得好就求享受,有享受就要講品味。
人生太多好東西,世界太多好享受,香港人的命太矜貴,擁有的實在太多。
對於民主,香港人是遊行跟隊無妨,全職抗爭就免。最好就是中共肯施予,最好是可以守株待兔,最好是不勞而獲,予取予攜。
值得慶幸的是,特區十二年的劣政,總算激起部份港人、尤其是青年一代的義憤--畢竟劣政殺到埋身,人人都會挺身抗爭。
無奈,華叔,你卻仍然沉醉於過去那種悲憤、消極的方式,以紀念、遊行、絕食抗爭。時間一久,重覆太多,不單不能令政權屈服--八九年北京幾千人示威絕食尚且不理,今日祖國天下無敵,還會在意你香港小貓三隻的聊以自慰?--更連令政權難憾、尷尬都不能。民眾都鼓動不了,你的方式,好不幸,全盤失敗。
沒錯,華叔,對你來說,結果是殘忍,而港人亦要負上責任。但結果如一:全盤失敗。
讓我告訴你,我為何會支持總辭公投?
一來民主活動已經餓夠,真的需要注入新的養份﹔否則歲月消磨,港人的熱誠和志氣,遲早會被中共的拉布和推搪拖垮,變得犬儒。
二來民意既彰,至少可以迫政權正視,卸無可卸。中共要卸,就非在全世界人面前卸不可。
你說總辭無用?沒錯,中共不受你威脅,你怎樣迫也迫不來。但是,總辭,不在朝夕。
它在於鼓動民意,為延續、激後日後長久的抗爭儲足力量。總辭,是要讓人民從政權手中取回主導權,將港人從犬儒、消極、退縮的邊緣拉回來,給港人一個希望。
所以華叔,我尊重你的意見,但不認同。
而你的每一句,亦非必然舉足輕重。
因為民主沒有論資排輩。
或許,總辭會失敗。投票率低,對泛民,肯定是一次沉重打擊。
但這始終是港人的決定。
始終港人要為自己負責,要對自己坦白。
不爭就不爭,不要白不要,結果如此,只能認命。
那時佒,錯的,不會是泛民,而是港人。
是港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跟上一代和下一代交代。
是港人辜負前人,虧欠後代,與人無尤。
總辭,或會令港人甦醒,或會令港人夢醒,結果沒人知道。
但我們始終要對自己坦白。
所以,我支持總辭。
華叔,歡迎你跟我一起,不再自己騙自己。
沒有抗爭,沒有犠牲,弱者永遠不能挑戰巨人。
相比於八九年那倉惶、悲愴的一代,血流大街,幾多美好人生倏然而止,悲痛遠延,我們幸福得多。
我們香港人不敢捨生,
總辭,就當是我們唯一可以向他們所作的回報和交待。
六四學生泉下有知,該不會在意你年年悲憤歲歲薪燃。
他們會希望港人珍惜他們不曾有過、不敢想過的自由,可以鼓起勇氣,為自己抗爭
讓薪火不再限於在腦海相傳,煋火燎原。
我是這樣想的。

2 則留言:

vvip 提到...

華叔 老啦 而家有的似老人家講政治

k 提到...

at the end of the day,
resignation is an old trick.

http://en.wikipedia.org/wiki/Northern_Ireland_by-elections,_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