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 星期六

建制派,你怕什麼?

夫妻一對,夫對妻終日疑神疑鬼,不是質問就是呼喝。妻忍無可忍,惟乃念昔日情誼,遂要求跟夫好好談一下。豈料夫聞言大怒,衝口罵道:
“談?有什麼好談?我們根本沒問題,好端端談什麼?”
“不…我只想…”
“沒事沒幹卻偏要談,你是否有什麼瞞著我…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外頭另有男人!”
“當然不是…我只是…”
“既然不是,那有什麼好談!我跟你沒什麼好談,也不想跟你談!跟我收口造飯!”

建制派對泛民總辭的反應 – 否認總辭乃公投、斥責泛民另有陰謀、聲言拒
絕參與補選以免認同總辭,跟以上那個不願、不敢面對絕望真相的莽夫,其實沒兩樣:都想單方面維繫自覺必然的強弱懸殊,未想過讓港人有置喙申訴的餘地。

五區總辭議題清晰,全港各區辭識議員/候選人信息一致,投選他們,就等於支持總辭議題,一字咁淺。對家派出多少人、是否派人參選,根本無關痛癢。縱使建制派最終決定完全退出補選,選民大可以棄權形式反對總辭及其議題,一切以投票率之高低作民意的依歸,無損公投宣張民意目的。倘若總辭投票率遠高於公、社兩黨所訂之五成,甚至屆乎逾六成,屆時任得建制派有否派人參選,亦總不能眼巴巴漠視、否定推動民眾熱烈參與的原因,是對政權單方面定調政改、架床叠屋的不滿。

環顧各大親中輿論,不難見左派打手言辭火爆刻薄,將總辭描繪成一場關乎生死的大戰,劍拔弩張。 Come On,不過是想確立民意,讓中央看個明白而己,幹嗎成了劫駕和保駕的對持?一個以民為本的政權,會動輒視民為敵嗎? 何況建制派中亦不乏民選代表,難得總辭可讓民意水落石出兼還政於民,他們不是該為總辭額手稱慶、納喊助威麼?交給全港市民一錘定音,不就是能一下了消弭所有雞同鴨講、不著邊際的爭拗,著手解決香港民生?

左派反彈之大,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有心人搶閘立功求賞,二是左派害怕總辭,要靠震天殺聲來壓止恐懼兼鼓動情緒。反應大,皆因某一方只肯讓遊戲按自定的規則進行﹔恐懼,亦是因某一方不願面對任何有違己意、不受控制的結果,不願屈服於無名有實的總辭公投,不願承認及順從民意之背向。拒絕承認,因為不願輸﹔殺聲震天,因為不肯輸﹔拒絕承認,自然就不會輸。其餘的,不過狡辯。

口說不理總辭,但筆者敢保證:不論總辭結局如何,建制派必定輸打贏要 -- 總辭投票率低泛民失席,建制派必然追擊﹔總辭達標泛民保席,建制派則會譏之不過補選無須小題大作。想要建制派對總辭結果無可推搪無路可退,就得靠史無前例的高投票率,一個高於五成的投票率。香港人,今回主導在己,是時候爭口氣,呼朋喚友,為真普選振臂。

沒有留言: